[韓劇]狼跟狗的時間 分集劇情介紹1-16 (THE END)

第1集
曼谷,12歲的秀賢在巴士裏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雅麗(長大後改名智雨),
下車後他接過朋友撿到的雅麗的錢包。
永吉和慧善(雅麗的母親)告訴雅麗
希望能和她一起到自由的地方生活,兩個人的內心湧起暖流。
秀賢把錢包還給雅麗,兩個人越來越走近。
到達曼谷的NIS(韓國國家情報局)室長鄭鍾浩
與泰國檢察廳的檢察官京華(秀賢的母親)一起開始調查青幫組織。
秀賢的父親身為韓國國家情報局要員,
在泰國調查青幫的任務中因公殉職,
母親為了完成父親的遺願在10多中從未中斷對青幫的犯罪調查。
鍾浩和京華對永吉表示可以幫助他離開泰國,
並提出危險的建議,但永吉遲遲不敢下決心。
雅麗把秀賢介紹給馬奧(雅麗的父親,為青幫重要頭目),
馬奧教秀賢青幫握手的禮節。
永吉與馬奧因為慧善大吵一架,
永吉為了慧善和雅麗今後的生活著想,把一袋檔案交給了京華,
鍾浩把三個人的假護照和身份證遞給了他。
雅麗流著淚告訴秀賢自己今天要離開泰國。
京華因工作危險且繁忙而忽略對秀賢的照顧,秀賢非常體諒母親,
二人用餐時頭戴面具的殺手出現,槍擊京華胸腹要害,
小秀賢用手擋住殺手再次指向母親的槍,看到殺手手臂上的紋身。
殺手遲疑後離開了現場。
喧鬧的大街上,殺手掀開面具,赫然是雅麗的父親--馬奧。

第2集
鍾浩把秀賢帶到民基前面,告訴他從今以後要成為一家人。
民基好奇地問秀賢很多問題,但是秀賢的表情一直很憂鬱。
秀賢和民基在學校打架,回來後被鍾浩教訓了一番,
兩個人在受體罰的過程中逐漸親近起來…
在機場巡查的NIS要員秀賢發現一名可疑男子,開始跟蹤他。
同一時刻,民基悠閒地坐在咖啡廳裏,突然他站了起來,
走向智雨(雅麗)問是不是掉了雜誌,並邀請一起吃晚餐。
秀賢一行人圓滿完成了訓練回來,遇到了慌忙跑過來的民基。
下班的智雨看到永吉興奮地跑過去坐上車。
秀賢被派到海外1組,民基則分配到情報分析組。
得到智雨資訊的民基與秀賢一起來到展示會的現場,
民基與智雨搭訕成功,得到智雨的名片,請她幫忙設計圖紙。
智雨完成圖紙設計後聯絡民基,
民基因為工作繁忙而無暇見面,於是請秀賢幫忙。
智雨感覺到秀賢的似曾相識,而秀賢卻沒有想起。
就要分手的時候,秀賢看到智雨手中的筆記本,上面寫著“雅麗”。
兒時的記憶瞬間湧到眼前,飛落的大雨中,分散13年後的朋友重逢了。
秀賢在機場工作,青幫的組織成員入境,受到國情局的監視。

第3集
智雨送給秀賢和民基一幅畫,讓他們掛在辦公室裏。
秀賢說還有會議,起身離開。
民基把畫轉交給秀賢,說智雨喜歡秀賢。
永吉在打網球時看到了馬奧,並告訴他慧善已過世的消息。
馬奧聽著智雨的聲音,眼神忍不住顫抖,呆呆地望著遠去的智雨的背影。
秀賢對智雨表示自己不可能成為超過友誼的關係,對她表示歉意。
智雨告訴秀賢謝謝他的晚餐,之後先行離開。
在承柱的指揮下,海外一組準備著作戰計畫。
馬奧給千會長厚禮,希望他能出面幫助自己。
秀賢穿著服務生的衣服走進房間,剛要把偷聽器放上去,
突然秀賢看見馬奧,整個人僵硬住,
他認出了馬奧手臂上的紋身--那就是殺害媽媽的兇手。
秀賢靠在牆壁上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未與組織聯絡,隨後他藏著手槍跟隨馬奧離去。
秀賢跟蹤馬奧卻敵不過經驗老到的馬奧而受傷倒地。

第4集
秀賢因違反了國情局的規章制度而被離職,
他表面無所謂,內心卻非常痛苦。
秀賢到達曼谷,乘坐一輛計程車離開,智雨跟隨秀賢也到了曼谷。
秀賢找到阿華表示想找青幫管轄的娛樂場所,並和他一起坐車離開。
秀賢拜託民基從泰國得到的資料中與青幫關聯的資料。
智雨問秀賢發生了什麼事情,秀賢猶豫著說自己要見一個人。
秀賢和智雨一起在海邊度過快樂的時光,
還一起去了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秀賢來到阿華告訴的夜總會,在那裏遇到了托尼,
讓他安排自己與馬奧見面,卻不知托尼與馬奧私下是對手。
民基接到智雨的電話,智雨告訴他聯繫不上秀賢,民基吃驚。
民基對鍾浩坦白秀賢在泰國的事情。
民基與邊氏一起去曼谷,
秀賢被綁在水上監獄的柱子上,遭到一群打手的狠打。
民基救出了傷痕累累的秀賢,智雨心痛地抱住秀賢...

第5集
秀賢從泰國回來後找鍾浩談起自己的父親,鍾浩安慰他。
鄭部長告訴秀賢如果他表現好的話,
今後還會回到NIS,並提出當臥底的建議。
智雨把木頭雕塑遞給秀賢,秀賢望著智雨,突然從後面抱住了智雨。
聽到秀賢突然遭遇交通事故死去的消息,
智雨忍不住痛哭,民基在一旁拼命忍著眼淚。
兩年後,民基把正在相親的智雨帶出來,
兩個人說起秀賢都感到不自然。
在泰國拳擊場上,秀賢正以漂亮的身手把對手打倒在地上,
阿華在一旁興奮地鼓掌。
民基被派到秀賢曾經工作過的海外1組,
他推薦邊氏作為抓捕美國間諜在國內活動事件的負責人。

第6集
永吉帶著智雨參加網球聚會,並把她介紹給千會長,
相植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智雨。
馬奧決定接受託尼的邀請,去看看拳擊比賽。
Kay聽到青幫的老大來看比賽的消息,決定參加比賽。
馬奧上前給勝利者頒獎,這時一個殺手拿出槍射向馬奧,
Kay飛身救馬奧,並抓住了殺手。
民基看著智雨仍然戴著秀賢的手錶,
內心感到失落,但表面裝出無所謂的樣子。
民基送給智雨一塊手錶,表示會等到她可以戴上的時候。
Kay來到韓國,向鍾浩報告馬奧的行蹤。
坐在車裏的Kay痛苦地看著從公司出來的智雨。

第7集
民基看著智雨戴上了自己送的手錶,
不禁大吃一驚,智雨害羞地笑了起來。
BS成立紀念活動現場上,文司機慌忙走到馬奧身邊,
Kay的目光警覺地跟隨著他們。
看著智雨和民基親密的樣子,Kay內心絕望地看著。
Kay告訴姜室長已發現了馬奧的事業計畫書,電話裏無法詳談,
但是他決定今晚就結束這一切,要親手殺死馬奧。
馬奧向Kay講起自己的女兒,並給他看相簿。
Kay藏起手槍與馬奧談話,
看到了智雨小時候的照片,整個人呆住了。
馬奧拜託Kay保護智雨。
智雨來到仁川海關碼頭,一個一個地檢查畫,Kay遠遠地注視著她。
千會長因為運送毒品的計謀被永吉得知而取消合同,懷恨在心,
決定綁架智雨來要協馬奧和永吉。
危急時刻,Kay將智雨拉上了車。
智雨整個人都呆住了,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Kay為了保護智雨,汽車失控掉入海中。

第8集
Kay落海後被人救起,卻失去一切記憶!被蜘蛛派的手下找到。
阿華看到Kay感到很高興,但失去記憶的Kay表示自己無法相信任何人。
內心混亂的智雨陷入了沉思,民基為了讓智雨散心,把她叫了出來。
永吉對馬奧囑咐智雨的安全。穿著便裝的邊氏來到了馬奧的大廈。
在展示會上,智雨看到與秀賢相似的男人的背影,於是跟了過去,
民基非常傷心,不知道跟一個死去的人競爭該怎麼辦。
鄭部長找到邊氏,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他是在幫鍾浩打聽馬奧的行蹤,
令他把彙報給鍾浩的事情也同樣要彙報給自己。
智雨認真地畫了一幅男人的畫,說這個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Kay給馬奧打電話,讓他來相植告訴的地點,馬奧一行被蜘蛛派的人抓去。
鍾浩看到了秀賢,卻無法得知具體的情況,非常的擔心。
智雨想從馬奧處打聽救命恩人的詳細情況,打通電話卻無從言表。
馬奧不放心,帶著如同兒子一般的Kay來到了智雨和永吉的家。
智雨又看到了那一閃而過卻無法忘卻的身影…

第9集
鍾浩在看邊氏盜來的檔的時候,發現了智雨的照片,
他吃驚地知道智雨,永吉,馬奧之間的關係。
Kay給小敏送去她給智雨的禮物,智雨看到Kay,手中的杯子滑了下來。
Kay指責智雨對父親不好,智雨看到露出截然不同笑容的Kay,
心裏堅定的否認他會是秀賢。
邊氏向鍾浩彙報說Kay與秀賢長的非常相似,鍾浩命令定位跟蹤。
Kay隨行小敏來到百貨店,他發現鍾浩在跟蹤,於是與小敏一起逃跑。
鍾浩對鄭部長表示秀賢沒有認出自己,
好像因上次的受傷而得了失憶症,提出立刻終止作戰計畫,救出秀賢。
智雨來拜見民基的父母,其間鍾浩把智雨叫出來和她單獨談話,
因她與馬奧的關係,所以無法得到這個家庭和國情局的認可。
Kay敏銳地察覺到被人跟蹤監聽,故佈局讓國情局露出馬腳,
鍾浩被相植用刀刺中,Kay則當場被國情局抓獲。
Kay聽到鍾浩說:“你不是Kay"對自己的身份稍有猶疑。

第10集
智雨來到獨自守著靈堂的民基身邊,
民基告訴智雨是那個和秀賢長的相似的Kay殺死了鍾浩。
馬奧找到鄭部長,讓他放了Kay,但是鄭部長表示要調查Kay。
承柱看著秀賢和Kay從經歷到DNA完全不符的記錄,陷入了沉思中。
她在調查室裏聽著鄭部長和Kay的對話。
Kay從NIS放出來後來找馬奧,馬奧微笑著迎接他。
永吉和智雨來談度假村的設計業務,
兩個人看到馬奧和Kay,不禁大吃一驚。
馬奧秘密地對永吉說需要運東西的船,
如果不答應,青幫就會威脅到智雨的安全,即使有他在,也無法保護智雨。
掛在牆上的畫吸引了Kay的視線,智雨看著他,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馬奧安排Kay貼身保護智雨,另一黑幫組織朴會長對馬奧懷恨在心,
指使手下襲擊智雨,Kay手臂受傷。
民基利用朴會長與馬奧的不合,希望朴會長揭露青幫,
以此做為打擊青幫的手段,以完成父親的遺願,
卻因程式不對受到其他同事的質疑。
同時朴會長因妻女受到威脅而無法為國情局做證。
民基來找邊氏,看到跟隨智雨身後的Kay…

第11集
Kay把圍巾遞還給智雨,從怒視著自己的民基前面走過去。
民基讓智雨不要再見Kay,智雨表示這是自己負責的工作,
民基冷冷地反問她是不是因為秀賢。
民基拜託民載幫自己暗地裏做調查,之後一起來到邊氏的秘密空間。
智雨和Kay一起散步,告訴Kay,他長的很像自己認識的一個人,
Kay隨意地叫了一句“智雨”,令智雨心動不已,回頭卻看到Kay戲謔的笑容。
民基通過民載的幫忙,看到了父親去世前流覽的最後一份檔,
也知道了智雨就是馬奧的女兒,他來質問智雨為何不坦白地告訴他,
智雨吃驚地問他怎麼知道的,是不是對自己進行了跟蹤和竊聽,
對民基感到非常的失望。
因對青幫的調查不力未到當場搜查到毒品,
國情局暫時決定停止對青幫的調查;
而青幫則開慶功宴來慶祝第一批貨運送到韓國…
Kay接到一個神秘人的短訊,
到了的指定的地點看到了國情員李秀賢的簡歷和一些在國情局的資料…

第12集
鄭部長突然掛斷電話,Kay慌張地扔掉電話。
他看著李秀賢的簡歷,心情混亂地走出大廈。
智雨從進口的美術作品中找不到被BS公司臨時添加的大象雕塑,
想起民基說BS可能利用她進行毒品運送,感到奇怪的她與Kay見面。
談話中提到自己想念的那個人叫秀賢。
猶豫的Kay告訴馬奧前幾天國家情報局的人秘密找過自己。
智雨來到馬奧的的家裏,問Kay能不能看一下大象雕塑。
趁Kay去倒水,她拍下了大象雕塑品。
Kay拜託邊氏調查一下關於秀賢的事情。
民基一步步緊逼,想要置Kay於死地…
Kay發現自己手中的那塊損壞的手錶正是資料片中國情員李秀賢經常戴著的手錶,
對自己的身份也感到了懷疑。
他找到智雨,想從那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永吉從智雨的鼓勵中得到勇氣,將BS洗黑錢的證據交給了民基,
青幫下屬的金融公司受到了調查,而青幫決定要除去提供證據的永吉。
Kay提議他去切斷這個結,當他蒙面槍擊永吉時,
智雨出現,伸出手擋在了父親身前…
此情此景令Kay回憶起一些片斷,他猶豫著離去…

第13集
受傷的秀賢與邊氏見面,他用憤怒和絕望地眼神看著邊氏,
追問他為什麼拋棄了自己,邊氏難過地說抱歉。
智雨陳述自己看過罪犯的眼睛,非常猶豫的眼神,
一直記錄的民基抬起頭,仔細地看著智雨的表情。
邊氏偽造證件決定和秀賢一起離開韓國,忘記一切開始新的生活。
秀賢在機場被國家資訊局的要員擋住,
被抓到密室的秀賢看到鄭部長,眼神變的犀利起來。
鄭部長告訴了秀賢親生父親的情況,
利用秀賢報仇心切的心理再次要求秀賢到青幫繼續臥底。
青幫的張大人要馬奧除掉失敗的秀賢,而此時秀賢來找馬奧,
表示自己會負責失手的責任,
但是堅持不應該傷害智雨,馬奧讓秀賢陪自己去趟泰國。
智雨想起秀賢問起手錶的事情,焦慮地給他撥電話。
從泰國回來的秀賢告訴鄭部長殺死了張大仁,而這是他鼓動馬奧的結果,
此時的秀賢已不再是任由鄭部長擺佈的小卒。
智雨再次找秀賢來確認,而秀賢聲稱只是開了一個玩笑,
並強吻了智雨,對她說這是最直接的確認方法,
而這一切都被來監視Kay活動的民基看在了眼裏。
民基跟蹤秀賢來到了一個毒品交易地點,在觀察的時候被青幫的手下發現,
民植抓了大把的藥丸讓民基服下,想以此套問出國情局調查的進展情況。
恍惚中,民基對著Kay呼喚:秀賢,你還活著!

第14集
民基用無法相信的眼光盯著秀賢,秀賢告訴相植自己會處理,並把民植帶出去。
秀賢給鄭部長打電話,告訴他自己雖然救了民基,
但是青幫的人以為秀賢已經殺死了民基。
智雨智雨看著秀賢和馬奧一同出現,感到吃驚,
她告訴秀賢自己已經知道他的身份,自己會幫助他。
民基醒來後,問邊氏到底怎麼回事,邊氏告訴他Kay就是秀賢。
秀賢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他把這一情況告訴了鄭部長,
開始懷疑國家資訊局裏有間諜鄭部長宣佈青幫的大規模的走私計畫,
資訊局的要員們開始議論,鄭部長和民基犀利地觀察著每個人的表情。

第15集
秀賢和智雨在民基的幫助下脫離了危險,兩個人心情顫抖地互望著。
文理事向馬奧彙報說秀賢和在倉庫裏的事情。
智雨擦去秀賢的血,這時候智雨的手機響起來。
馬奧為懷疑過秀賢而道歉。
馬奧接到虛假報告,說國家資訊院沒有找到青幫買賣的證據,
他命令文理事聯繫工廠,重新啟動設備。
人們陸續來到拍賣現場,秀賢跟蹤馬奧的來到這裏。

第16集
智雨和秀賢來到馬奧的別墅,智雨不安地看著秀賢。
承柱告訴鄭部長邊氏的死訊,鄭部長緩緩地轉過身。
秀賢告訴智雨很危險,叫她先回去,自己還有未做完的事情。
鄭部長從文理事那裏聽到馬奧的銀行帳號密碼的事情,
他讓民基說服秀賢拿到密碼。
拿到USB的秀賢叫醒智雨,問她願不願意和自己一起離開。(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