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魔王 分集劇情介紹1-20 (THE END)

第1集
某個少年被殺案從一個擁有特異功能少女的述說下展開工作,
但少女無頭緒的言論無法讓人信服,案件很快了結。
12年後,員警姜傲秀收到寫著審判的卡片和一封信,感到詫異。
之後沒多久,傲秀負責調查父親姜東賢公司的律師顧問被殺案件,
在現場他發現了和自己收到的一模一樣的卡片。
正當傲秀調查殺人事件的時候,他見到了畫殺人現場卡片的人。

第2集
姜傲秀在調查案件中,在隊長的介紹下認識了徐海茵,
也知道她有占卜功能的事情。
一直找不到事件頭緒的傲秀在海茵的幫助下
知道了權律師被殺事件的嫌疑人。
在調查中姜傲秀認識了吳承河律師,
吳承河是被害者權律師的弟子,
在與承河的接觸中,傲秀感覺事件並非簡單的殺人案。
期間,傲秀再次收到卡片,另他感到不安。

第3集
姜傲秀在詢問嫌疑犯趙東燮的時候,
感覺並不是他一個人的所為,因此找徐海茵求助。
幫助傲秀尋找趙東燮背後指示人的時候,
海茵偶然地看到了姜傲秀黑暗的過去。
海茵與承河幾次偶然相遇,不知不覺地被他吸引。
在童年時期的朋友順基的出殯場,傲秀意外地看到了承河。

第4集
在事件現場的鑒定中,傲秀扮演被害者,
承河在一旁表情嚴肅地看著傲秀。
傲秀為了調查工作,常常與海茵見面,
並一點一點地被她吸引,但海茵卻喜歡上承河。
正當傲秀逐漸接近真相的時候,
傲秀從朋友大植那裏接到了奇怪的電話,慌忙跑出去。
大植已經快不行了.沒到醫院就哮喘病發作死亡。

第5集
傲秀在大植的辦公室發現娃娃和占卜牌,
雖然懷疑成俊彪,但沒有找到他的犯罪證據。
難過的傲秀深夜去找海茵,
海茵雖然為傲秀感到難過,但自己卻無法控制地愛上了承河。
傲秀看著海茵收到的占卜牌,感到另一個死亡事件要發生。

第6集
收到印著自己畫的圖片的占卜牌,海茵感到緊張和不安。
而傲秀也看著收到的照片和信,不由地憤怒起來。
光鬥與隊長見面,說起12年前的殺人事件,
告訴他整個事件與傲秀的關聯。
傲秀感到大植的死是計劃性的陰謀,
於是審問趙東燮,但趙東燮卻什麼也不說。
鬱悶的傲秀與承河見面,告訴他事件背後肯定有另一個真相,
提議推遲審判日期,但承河不回答他,只露出捉摸不透的微笑。
海茵告訴傲秀自己收到占卜牌的事情,
傲秀接到她的電話後,瘋狂地跑去海茵那裏。

第7集
海茵摸索著殘留在腦海裏的痕跡帶傲秀來到一個地方,
這裏竟然是傲秀上過的高中。
傲秀心裏充滿恐懼,這時他的面前意外地出現高中班主任仁浩。
仁浩也同樣收到奇怪的郵件,
於是去找12年前負責殺人事件的光鬥,
光鬥對事件有了新的疑點。
仁浩找到永哲,問起寄到自己手裏的郵件,
但是永哲表示什麼都不知道。
重新來到母校的傲秀想起過去的事情難過不已,
於是向隊長提交辭職信。

第8集
心情沉重的傲秀決定一個一個地去揭開連環殺人案,
案情的調查範圍越來越縮小。
但是越接近真相,傲秀發現一切與12年前的事件有連貫,
於是他找到高中同學永哲。
大植被殺事件的嫌疑犯貞妍拜託承河照顧自己的女兒素拉,
而承河把素拉託付給海茵。

第9集
傲秀想著往事,向永哲企求原諒,但永哲卻躲避傲秀。
傲秀在永哲那裏沒找到任何線索,
卻遇到了隊長和光鬥,
從光鬥那裏聽到嫌疑犯泰勳的弟弟泰星的事情。
但是知道泰星和媽媽已經死去的消息,傲秀的心更加沉重。
傲秀斷定永哲就是這次事件的罪犯,
並拜託承河讓素拉去確認永哲的臉。
但是,素拉看完永哲後表示他不是送給自己娃娃的那個叔叔。

第10集
順基又接到熙秀和娜熙一起從傲秀家裏出來的照片,
他開始懷疑錫振和娜熙的關係。
傲秀和民載潛伏在海茵占卜看到的放有保管箱的地鐵裏,
並捉住了正從箱子裏拿什麼東西的永哲。
傲秀斷定永哲就是罪犯,連夜審問他,
但永哲卻反過來揭露傲秀的過去的事情。
承河發現暈過去的海茵,急忙把她送去醫院,
兩個人的關係更近了一步。

第11集
傲秀為了防止下一張占卜牌的送出,
開始一個個搜查海茵占卜出來的便利店和下水道工地。
順基來酒店找熙秀,請求要見嫂子,
但是熙秀表示沒這個必要,拒絕了順基,
錫振在一旁緊張地看著一切。
順基感覺無法說服熙秀,因此找到錫振,
讓他把濟州島賭場的管理權交給自己,
並說出自己知道娜熙和錫振的關係。
成記者從雜鋪店的老人那裏聽到是小承河遭遇過交通事故,
肇事者跑掉,並非是小泰星,於是成記者來找承河。

第12集
成記者拿著承河就是死去的泰星的證據找到承河,
並說出承河就是泰星,承河仍以他那慣有的微笑否認的成記者的話。
看著平靜的承河,成記者提示自己有錄著雜鋪店老人證詞的錄音帶,
暗示與承河做一筆交易。
傲秀來找順基問到底藏著什麼秘密,但是順基仍然只是嘲笑傲秀。
傲秀預感到成記者可能就是下一個犧牲品,
他到處尋找成記者,這時成記者意外打來電話。
成記者表示要告訴傲秀事件背後的真凶,傲秀來到約定的地方。
等傲秀到時成記者已經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

第13集
傲秀為沒有保護要告訴真相的成記者而感到難過,這時成記者的手機響起。
接起電話的傲秀知道是錫振後憤怒不已,
通過錫振;傲秀判斷東賢與成記者的死有關聯。
於是來找東賢,但是東賢一口否認。
調查成記者事件的傲秀從他拿著的快遞紙條裏認識了令他意外的一個人。
就是承河的姐姐。

第14集
海茵看著痛苦的承河,不忍追問理由。
送走承河進屋的瞬間,
海茵突然想起與少年時期的泰星在一起的事情,
感覺那個少年就是承河。
傲秀從成記者過去新聞裏看到關於黃太必的新聞,
確信黃太必受到背後主使人的命令,殺死了黃太必的事實。
但是黃太必在陳述中全盤否認了傲秀的指正,還表示要告傲秀侵犯人權。
姜東賢從簡社長那裏聽到事故當時,成記者用公用電話與人通話的事情。
娜熙與熙秀來到高級餐廳約會,不料卻遇到順基,娜熙慌張地支吾著。
傲秀來療養院找吳承熙,在那裏遇到了來看姐姐的承河。
傲秀和承河一起看望承熙,
傲秀讓承熙拿出快遞送來的東西給自己看看。
承熙毫無防備地把USB給傲秀看。

第15集
傲秀被打昏後,迷迷糊糊中看到襲擊他的人正是司機黃大畢。
醒來的傲秀不顧勸阻又立即進行調查,
他判斷黃大畢肯定被人利用來撞成俊彪,
他肯定知道一些情況,但當傲秀詢問他時,
黃大畢還是矢口否認,但他心中已有點動心。
承河邀請海茵到他類似哥哥關係的好朋友家中作客,
海茵非常高興,承河看著海茵也很心動,
但他依然只是默默看著她,把感情習慣性地隱藏起來。
傲秀開始調查泰成的死因,他已隱隱感覺泰成並沒有死,
而是以另一個人的身份活著。
聯繫到以往與承河的接觸,以及承河的一舉一動,
傲秀忽然閃出了一個念頭:吳承河就是鄭泰成。

第16集
聯繫到以往種種,傲秀忽然驚覺承河就是泰成。
他找到承河並單刀直入的問他,但是承河卻冷靜地說:
如果我是泰成,請拿出確切的證據。
傲秀明知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沒有證據,只得黯然離開。
順基不時威脅錫振,這讓錫振坐立不安。
順基決定把重要的事告訴傲秀的哥哥,錫振大驚失色。
傲秀繼續調查承河的姐姐,姐姐明知承河不是自己的親弟弟,
但她還是死死維護著他,
因為在她心裏弟弟是一個善良的人,傲秀無功而返。
傲秀的哥哥決定對順基下手,
因為他早已知道順基和錫振之間的秘密,
也知道自己的妻子與錫振有染。
他決定借錫振之手除掉順基。
當傲秀趕到現場,順基已經慘死,傲秀大驚失色。

第17集
看著被打得面目全非慘死的順基,傲秀第一個念頭就是承河幹的,
他衝到承河的家,狠狠地打了承河一拳,
質問是不是他幹的,承河嘴角流著血卻冷靜地說:
如果來找我,就拿出證據。
傲秀開始調查順基之死,屍檢表明他是吸入了毒氣而亡,
身邊還有遺留的手絹,上面印有錫振名字的“SJ”,
傲秀開始以為是錫振所為,
但是錫振的表情卻說明他並不是真正的兇手,
傲秀很難過,他決定拯救錫振。
傲秀敏感地覺得錫振和順基之間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通過海茵的觸摸,他明白了自己不敢相信的事實,
錫振與自己的嫂嫂有戀情。
就在此時,承河受傲秀父親所托,
開始擔當錫振的律師,這讓傲秀覺得不舒服。

第18集
承河開始為錫振進行辯護,
傲秀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請承河當律師,
他看著承河的目光幾乎要噴出火來了。
他找到承河激動地表示自己不是故意殺死泰星的,
雖然他知道自己是個壞蛋,但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著眼含熱淚的傲秀,承河眼中也有了淚,
他強壓感情只說自己走過的路,已經無法再回頭了。
兩個男人被命運帶到了懸崖。
同時海茵通過觸摸頓悟承河就是少時的泰成,
發現了這一事實的海茵終於明白了承河的心情。
她來到教堂,承河隨後趕到,海茵從背後緊緊抱住承河,
請求他不要再幹了,但是承河卻拒絕了,但他的內心快崩潰了。

第19集
承河繼續替錫振辯護,傲秀也在全力幫助朋友,
他找到嫂嫂想請她出庭作證,嫂嫂有點猶豫,
但她卻依然對錫振懷有愛意。
傲秀的哥哥決定帶妻子離開韓國,但就在他離開之際,
掌握了證據的警方已經守在門口了,
傲秀的哥哥終於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價。
傲秀心中雖懷有愧疚,但他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
受到大兒子被捕刺激的姜東玄,他心臟病發離開了人世,
傲秀得知消息後趕到醫院,但一切已為時已晚。

第20集大結局
承河找到永哲,想叫他離開韓國,
但是永哲卻執意不肯,他表示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
承河看著固執的永哲有點吃驚。
通過調查,已經證明永哲就是投送快遞預告殺人的兇手,
他的心態永遠停留在了12年前的17歲,
目睹好友死亡的他深深受到刺激,
從此他的腦海中只有“復仇”兩個字,他正是案件的始作俑者。
傲秀逮捕了永哲,從他口中瞭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面對父親的死和大哥的被捕,傲秀突然控制不住,
他帶了槍並約了承河,承河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來了。
他準備開車赴約,就在上車之際,
突然有一個人衝過來對他身上狠狠刺了一刀,
鮮血直流的承河堅持到了約定地點,
傲秀拿著槍對準承河,承河對他說快開槍,
傲秀最終還是沒能下手,承河見狀欲奪過槍自盡,
被傲秀死死攔住,糾纏中,傲秀被擊中,
在承河面前咽了氣,承河驚呆了,其實在他心中已經原諒了傲秀,
但卻逃脫不了宿命的安排,他抱著死去的傲秀痛哭,
最終也死在了傲秀身邊,一切恩怨隨著死亡而結束了。(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