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最後的朋友(LAST FRIEND) 分集劇情介紹1-10(THE END)

第1集
做美容助理的藍田美知留一次偶然遇到自己高中時候的好朋友岸本瑠可。
岸本瑠可現在和朋友瀧川繪理一起租房居住,
她還問藍田美知留要不要住到她那去。
不過因為剛決定和男友及川宗佑同居的藍田美知留拒絕了她的邀請。
另外,岸本瑠可正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摩托車越野賽上。
美髮師水島武在一家雜貨店和岸本瑠可撞上,並拾到她掉落的杯子。
但是當時岸本瑠可看到了藍田美知留的身影,
急忙追了上去,水島武沒能把杯子給她。
翌日,水島武再次遇到了岸本瑠可,
但被岸本瑠可當作想要搭訕遠遠地甩在後面。
一天岸本瑠可和同住的瀧川繪理到酒吧喝酒,
再次遇到了水島武,原來水島武在這家酒吧打工。
他把修好的杯子拿給岸本瑠可看,從而消除了兩人的誤會。
藍田美知留在週末搬進了及川宗佑的公寓,
她覺得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非常幸福。
但是沒過多久藍田美知留就發現及川宗佑在翻看自己的手機,
看到岸本瑠可的短信後他懷疑她同其他男人交往,並對她施以暴力。
此後雖然及川宗佑很快又向其道歉,但藍田美知留還是在雨夜離家出走,
聽到藍田美知留電話留言的岸本瑠可立即狂奔著找到了她,
並把她帶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

第2集
一天美知留說要回家找相冊,離開宗佑去瑠可她們的公寓住了一晚上。
宗佑見美知留遲遲不回家就去她工作的美容店找她。
美知留問他是否對自己不出聲就住在外面生氣,
宗佑把她緊緊抱住,要她千萬不能離開他。
翌日,瑠可的父親修治來到她打工的地方找她。
瑠可帶著父親來到水島武打工的酒吧一起喝酒。
剛開始修治還懷疑自己女兒是不是和水島武交往,
不過當知道不是之後放心了很多。
另一方面,美知留在做飯時發現沒有在家中找到的高中畢業留念冊;
居然在及川宗佑家的書架最裏面,打開發現瑠可的名字上畫了個叉。
一天,瀧川繪理髮現自己航空公司的前輩友彥有點奇怪,
原來他發現自己妻子帶男人到家中,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友彥在瀧川繪理的幫助下,趁妻子不在時把家中的等離子電視搬了出去。
那天晚上,瑠可她們就在自己家中觀看DVD。
那天美知留突然被告知要加班,沒能按約定的時間回家。
她一回家,宗佑就對她拳腳相加。
這時,美知留的手機響起,是瑠可打來的,她沒有接電話。
但是宗佑命令她接,並且要在他面前打電話。
美知留告訴瑠可以後儘量不要給她打電話。
第二天,水島武作為客人身份來美知留工作的美容店,
並表示希望她能夠為瑠可的摩托車越野賽加油。
美知留說不能去為她加油,並要水島武把一個守護符轉交給瑠可。

第3集
瑠可因為在摩托車越野賽上不慎摔倒受傷住院,美之留前去陪伴。
宗佑來到醫院,責備美之留沒有按時回家,並把她拉出去暴打。
而這正好被上廁所去的瑠可看到,她上前攔住宗佑保護美知留。
不久,水島武因為久久未見瑠可回來也出來查看。
他感到事情不對勁,立刻抓住了拿著椅子的宗佑。
瑠可責備宗佑為何對美知留暴力相加,他卻回答說只是椅子翻了而已。
瑠可覺得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一天瑠可來到美知留工作的美容店,在一起吃了午飯的時候,
她挑明瞭和美知留談論關於宗佑的事。
可美知留說住在一起難免會起衝突,沒什麼要緊的。
當瑠可拿美知留父親喝完酒就家庭暴力說事的時候,
美知留還庇護宗佑,說是只有他才是愛她的。
瑠可聽到這些,徹底放棄了。
一次,美知留被一男客人點名理髮。
因為和宗佑約定不剪男人的頭髮,她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答應了。
那天晚上美知留與宗佑一起吃晚飯。
當被問到工作的事情時,美知留不懂得如何說謊,哭訴說那只是工作,她也沒辦法,
但是宗佑又逼問說是他重要還是客人重要。

第4集
藍田美知留因為與瑠可的事而與宗佑吵架,
她不答應以後不和瑠可見面而被宗佑暴打。
美知留來到瑠可和其他朋友一起租住的公寓尋求幫助。
瑠可先讓美知留冷靜下來,並告訴她還是和宗佑分手比較妥當。
瑠可說要靠暴力來解決事情那不是真正的愛,美知留聽了此話眼淚直打轉。
瑠可希望瀧川繪理,水島武,友彥等都能幫忙保護美知留。
瑠可建議美知留辭掉現在美容院的工作,並不要接棕佑的電話。
並把事情告訴自己的父親修治,要他別向任何人說出她們的住處。
美知留感受到瀧川繪理,水島武,友彥他們的溫情,並開始安心生活。
在這期間,她收到很多宗佑的電話留言,說是再也不會對她施加暴力了。
瑠可知道後警告她千萬不要聽信那些話,
要是她回到宗佑身邊,事情還是會和原來一樣的。
一次瑠可在越野賽場上練習,發現宗佑一直都在盯著自己看。
瑠可打電話告訴水島武宗佑出現了,並要他注意美知留的安全。
瑠可叫上正好經過的摩托車越野教練林田一起去喝酒,也為了防範宗佑的跟蹤。
可是兩人一喝就喝到深夜,醉醺醺的兩人一邊開玩笑一邊回家,
這時林田突然抱住瑠可吻了上去。

第5集
美知留發現了在門口被雨澆透的宗佑,
她趕緊搭計程車把宗佑送回家,並為他裹上棉被。
美知留想就這樣離開,但是宗佑緊緊抓住她的手希望她能夠留下來。
但是美知留告訴他,她不想再次發生不愉快的事,決意離開了他。
美知留來到已經很多次沒有去上班的美容院,
她低頭懇求店長小百合能夠讓她繼續留在那裏。
小百合被美知留的誠懇打動,答應她留下來。
那時候,瑠可正在抓緊練習摩托車越野賽。
但是瑠可看到美知留被宗佑帶走那一幕,一直都無法專心練習。
那天晚上,美知留回到了租住的房子,並告訴瑠可她們,
她已經回到原來工作的美容院了。
不過瀧川繪理提出,在宗佑知道的地方工作美知留會不會很危險,
美知留覺得只要自己不做錯事就沒問題。
聽到這,水島武勸大家尊重美知留的意思。
一日,水島武工作下班後去接美知留。
因為那天在瑠可家有一個派隊,希望美知留也能參加。
美知留和水島武一起來到瑠可家,受到瑠可父母的熱烈歡迎。
以前美知留就經常來瑠可家做客。
那天晚上美知留留宿在了瑠可老家。
水島武因為怕生,回到了租住的屋子。
他一進門,發現瀧川繪理在一個人喝悶酒。
她陪友彥去和他的妻子談論離婚的事,
但是友彥突然說要回自己家,繪理只好一個人回來了。
借著酒精的作用繪理想要吻水島武,但是被他推開

第6集
美知留對瑠可說,其實她還想回到宗佑身邊。
美知留說因為她自己是一個很軟弱的人,
她也知道宗佑的軟弱,於是趕去了宗佑家。
美知留的話深深傷了瑠可,她開始動搖。
在電話中宗佑告訴美知留他決定死了,美知留慌張地打開了宗佑家的門。
她發現宗佑和往常一樣在房子的最裏邊,滿臉笑容地出來迎接美知留。
宗佑說會買新的手機給她,沒收了她原來的手機。
而且,宗佑命令她燒掉畢業紀念冊上瑠可的照片。
美知留居然按照宗佑說的,把照片投入了火堆裏。
那天晚上,瑠可邀請水島武和繪理去喝酒,喝得酩酊大醉。
在水島武的攙扶下才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發現了本應該回到妻子身邊的友彥。
友彥說經過討論,兩人暫時決定分居一段時間。
瑠可聽到這些,責備他是不是應該為繪理考慮考慮。
開始是因為寂寞來到繪理身邊,但是當妻子需要他的時候又回去,太狡猾了。
友彥沒有做出任何回答。
但繪理說現在的關係就好,能夠住在大家都喜歡的房子裏。
聽繪理這麼說,瑠可也無話可說了。
一日,水島武因為擔心美知留來到她工作的美容院。
但是美知留已經辭職了。水島武從美容院打聽到宗佑的住址,決定前去看看。
按響門鈴卻什麼反應都沒有,不過門沒有關。
水島武覺得奇怪開門進去,他看到了一個完全變樣的美知留。

第7集
美知留因為不能處理好與瑠可之間的關係而煩惱,和水島武商量。
瑠可從學生時代就認定,不能讓別人欺負美知留。
瑠可不小心聽到兩人的談話,並告訴水島武美知留說的都是事實。
瑠可聽到一些傷心的話,
本來她想把從未對人提起過的事告訴水島武,最後她什麼都沒有說。
一日,瀧川繪理和友彥抽獎抽中游樂園的門票,
美知留她們一起住的幾個人決定去玩。
一大早大家都在準備出發,瑠可的摩托車越野賽的教練林田來了。
其實是瑠可希望林田能扮演她的戀人。
林田也根據瑠可的希望,在大家面前宣佈兩人的交往。
水島武幾乎沒法掩飾自己心中的震驚。
他們一行6人前去遊樂園。
水島武看到相依相偎的瑠可和林田心裏非常不是滋味,不忍多看。
那時候,他看到一家人來遊樂園玩,原來是和丈夫孩子來玩的白幡優子,
她也發現了水島武,但是她當作沒有看到。
一時間以前的事一擁而上,水島武再也無法忍受,逃離了現場。
美知留發現了水島武不對勁,沒過多久就一起回了出租房。
那天晚上,美知留告訴瑠可她已經決定和宗佑分手了。
瑠可知道美知留是想要自己來做個了斷,什麼都沒有說。
一日,美知留打電話給宗佑。

第8集
自從美知留跟水島武告白之後,兩人之間變得非常僵硬。
美知留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她對水島武說只是想在他不愉快的時候陪在他身邊,並沒有特別的期待。
另外,瑠可決定搬出租住的房子,瞞著美知留她們自己來到了房產仲介。
瑠可告訴那裏的工作人員說自己半年後要去國外旅行。
一日,直也來到他們的租住房,他把一封寫給美知留的信交給了瀧川繪理。
原來那信是宗佑寫來的。裏面寫道自己生病住院的事以及對美知留的思念。
瑠可看到信件內容覺得這肯定是宗佑設下的圈套,
沒有讓美知留知道的必要就把信扔了。
第二天,瀧川繪理來到宗佑信中寫到的醫院。
發現宗佑真的生病住院,並告訴他信沒有送到美知留手中。
宗佑拜託瀧川繪理一定要把自己寫的幾封信送到美知留處。
瀧川繪理回家後看了宗佑交給她的信,信中充滿了對美知留的愛意。這時候友彥來了。
因為兩人打算去溫泉旅行,她打算借瑠可的電腦查一下住宿預定的情況。
這時瀧川繪理看到了瑠可忘記關閉的關於變性手術的一頁。
那天晚上,水島武工作回家,拿著郵箱裏的郵件進門了。
在裏面有房產仲介寄給瑠可的信。
瑠可沒有辦法,只好跟大家說自己要搬家了。這事對美知留她們打擊很大。

第9集
一日美知留接到正前去比賽的瑠可的電話,得知她在摩托車越野賽上得了冠軍。
水島武,惠理以及友彥知道此事後,非常高興。
打算在瑠可回來之後一起為她開慶功宴。
翌日,瑠可來到了以前一起租住的房子,自從她搬出去之後這是她們的第一次見面。
瑠可向大家表示誠摯的感謝,是大家的支持讓她有了信心。
水島武提議瑠可回來和他們住,這也得到其他人的熱烈回應。
那天他們喝到天亮,不知不覺一群人睡倒在了客廳。
突然,門鈴響了。美知留去開門,原來是水島武的姐姐優子。
本來水島家今天有法師,但是一直聯繫不上他,所以才來看看的。
優子知道水島武在之後強行進屋,看到正在睡覺的水島武之後,
她把自己做的麵包給了美知留,並說說等水島武醒後給他。
不一會兒水島武就醒來了,知道姐姐來過後,
他神情緊張,並要美知留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一日,美知留在水島武的陪同下,為了尋求租房的擔保人一起去看望母親千夏。
但是千夏對水島武沒有什麼好印象,也反對他們租房子。
但是她明明都沒有見過宗佑,卻對他讚賞有加。
後來美知留才之後,千夏跟宗佑借錢了。
水島武跟千夏說了宗佑虐待美知留的事,希望她作為一個母親,能夠保護好女兒。
水島武接到一個電影的髮型設計工作,惠理她們都為他而高興。
水島武跟往常一樣打完工回家。
但是這天被暗中埋伏的宗佑襲擊,身受重傷。

第10集大結局
美知留和水島武看到回到出租房的瑠可覺得不可思議,而且還看到瑠可臉上的傷。
不過她只是說在練習的時候摔倒擦傷,沒什麼事。
水島武他們覺得瑠可是在說謊。
那天晚上他們正在吃飯的時候門鈴響起。
這時他們都驚了一下,不過外面是惠理的郵購商品的送貨人。
美知留看到這些後決定搬出去住,
覺得只要自己搬出去了,大家也就不會這麼害怕宗佑。
瑠可制止她說,宗佑會想盡辦法找到她住的地方的,
要是那樣的話,美知留就會更危險。
翌日,水島武去事務所希望能夠讓他參加工作,
但是現在所有的事已經定下來了,不可能再加他了。
美知留為此向水島武道歉,水島武下決心表示,
不能因為這樣的事認輸,一定要出人頭地之後才甘心回來。
另外,宗佑還是不甘心,想把美知留奪回自己身邊。
一天,惠理髮現一家雜誌上刊登了瑠可的事,
說摩托車越野賽的人氣女選手是一個同性戀。
回到租住房裏,惠理把這消息給水島武看時,瑠可正好回來。
水島武來到瑠可的房間,問她不告訴美知留是否覺得合適。
瑠可說不能跟美知留說。
高中畢業時美知留突然消失,突然覺得自己眼前一片昏暗;
再次相見時的高興,同時恐懼。
如果告訴美知留一開始自己對她的感情不僅僅是朋友的話會傷害到她的。
後來宗佑成功搶回美知留,但是美知留向宗佑要求,
不能再為難水島武、惠理等人,並開始哭。
宗佑叫她別再哭泣,不過這次沒有打她。
醒來的美知留來到客廳看見宗佑,他抱著婚紗,但是婚紗上沾滿了鮮血…(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