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壞愛情(毒愛) 分集劇情介紹1-20(THE END)

第1集
仁靜在公園裏宿命般地邂逅了有婦之夫秀煥,
兩人在遊艇中相互瞭解對方心意後,一起過了一夜。
仁靜不知道他已結婚,這讓秀煥內心很痛,
他終於向仁靜坦白了事實,並冷靜地提出分手。
仁靜大受打擊,茫然地不知所措,邊哭邊來到漢江橋上,
把秀煥送給她的項鏈仍進了漢江。
這時路過這裏的勇基想起曾在濟州島見過仁靜,朝仁靜走去。
勇基告訴仁靜世上有各種各樣的人,勸她忘掉此事。
朱蘭察覺出秀煥的異常,終於得知他和仁靜相愛。
朱蘭來到仁靜工作的管弦樂團練習館,大鬧一通,
並以通姦罪名告發秀煥和仁靜…

第2集
秀煥在和仁靜分手後終日生活在痛苦之中。
朱蘭找到仁靜的家,用最惡毒的語言辱駡仁靜,仁靜大哭到病倒。
勇基從紐約回來…

第3集
仁靜找勇基補償她預付的定金,勇基不給,仁靜氣憤地離開。
回到家裏,仁靜接到醫院敦促她帶爸爸回家的電話,
仁靜急急忙忙趕去醫院,恰好搭上勇基的車。
仁靜的電話落在了車裏,
勇基送電話時看到仁靜爸爸像孩子一樣無助的目光,動了惻隱之心。
仁靜付完爸爸的住院費,
勇基提議仁靜為工人們做飯,以間接補償仁靜的定金。
仁靜欣然同意,意識到勇基實際上很善良。
勇基夜裏惡夢被仁靜發現,仁靜驚訝勇基有那麼痛苦的回憶。
勇基幫仁靜取東西時兩人一起摔倒,
勇基記起仁靜是誰,仁靜也覺得二人的緣分不可思議。
秀煥來島上看勇基,而勇基並不是從心裏歡迎他的到來,
他拒絕秀煥回首爾的提議。
此時在做飯的仁靜想起勇基對她的無禮,
憤然出去找勇基算賬,與秀煥恰好錯過。
夜晚時下起了暴雨,仁靜因感冒藥吃得太多而睡著,沒能及時離開。
勇基也被困在舊學校裏,兩人邊烤火邊鬥嘴,
勇基突然問仁靜可否吻她,見勇基湊過來,仁靜閉上眼睛等待…

第4集
原來勇基只是開一個玩笑,仁靜氣得大罵,勇基隨即拉過仁靜強吻了她,
告訴仁靜他這麼做是順從他的感情,
並向仁靜承認自己是一個沒禮貌的人,
說罷離開,把火堆留給了仁靜一個人。
天亮時仁靜回家,望著仁靜的背影,勇基發現自己喜歡上了仁靜。
勇基的父親來看勇基,勇基不能原諒父親,父親傷心離去。
仁靜狠狠地批評了勇基對待父親的態度惡劣,勇基聽了無語。
勇基故意找機會接近仁靜,可是仁靜對他不理不睬,
但看到勇基獨自買醉的樣子,仁靜心軟。
兩人在街上追逐的樣子被叔叔看到,叔叔勸勇基不要傷害仁靜,勇基沉思。
勇基父親暈倒,仁靜開車送勇基去看望父親,
可是會長夫人把勇基攔在病房外。
會長為勇基沒有來看他而難過。
回程路上勇基面色沉鬱,仁靜想法逗他開心。
仁靜送炸雞到別墅的路上遇見迷路的微笑,
帶她一起去別墅,發現微笑的媽媽是朱蘭,仁靜一下子呆住了…

第5集
仁靜還沒有從剛才看見朱蘭的打擊中回過神來,
秀煥的車又從她的身邊經過,
裏面的秀煥恰好被仁靜看得一清二楚,仁靜趕緊轉過身去。
隨後到來的勇基看到仁靜的樣子很不解,奇怪她為什麼對他的車笛聲毫無反應。
仁靜回憶起傷心的往事,懷疑自己與秀煥間不是愛情而只是激情。
勇基與姐姐一家的聚會氣氛很冷,
姐姐也只關心他是否會插足公司事務,勇基一個人落莫地離開。
勇基來到仁靜的店,仁靜正在借酒消愁。
於是兩人一起,邊喝酒邊交流對愛情的看法,彼此安慰。
仁靜幫助朋友照顧寶寶時偶遇秀煥,一時間兩人都怔住了。
秀煥以為寶寶是仁靜的孩子,仁靜恨恨地謊稱自己婚姻幸福。
回家的路上仁靜胃病發作,勇基發現後急忙背她去醫院。
勇基和仁靜都察覺出自己對對方的特殊感覺。
晨練時勇基偶遇仁靜,一向高傲的他竟主動要幫仁靜拎菜,被仁靜拒絕。
仁靜告訴勇基對她好她有負擔,勇基聽後多了心事。
趁仁靜來為樹看病,勇基準備好了一桌美味,還點上蠟燭,向仁靜表白…

第6集
仁靜很感動,但還是拒絕了勇基的交往提議。
不過從仁靜的淚水中,勇基相信仁靜喜歡自己。
晚上勇基又被喬安自殺的惡夢驚醒,
不堪困擾的他決定忘掉喬安,於是情緒激動地放火燒了喬安樹。
第二天早飯時,仁靜正和叔叔他們聲明自己和勇基毫無關係,
勇基闖了進來,大吼著帶走仁靜。
他帶仁靜來到被燒光的喬安樹前,
告訴仁靜他需要開始新的生活,仁靜不再猶疑,接受了勇基。
秀煥查出仁靜並沒有結婚,不顧一切來鄉下找她。
勇基送仁靜回家時發現秀煥的車,
以為他來找自己,於是約好地點等秀煥見面。
仁靜一個人繼續往回走,迎面碰到秀煥,
得知秀煥專程來找自己,仁靜滿腔憤怒地讓秀煥不要再打擾她。
秀煥失落地返回,卻在家附近發現了尹室長,猜測出尹室長與朱蘭的關係。
勇基和仁靜過得很開心。
這一天會長夫人來刺探他們的情況,
提出請仁靜在會長生日時去會長家。
到了那天,仁靜帶著禮物惴惴地跟著勇基進了會長家門,這時秀煥從樓上下來…

第7集
仁靜驚愕地望著秀煥,秀煥也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會長對仁靜很滿意,但仁靜一直無法鎮靜下來。
會長想讓勇基進公司做事,勇基拒絕。
回到家裏,仁靜一個人時傷心地啜泣起來,
她明白自己和勇基無法再交往下去。
而勇基此時正興奮地佈置自己的家,要和仁靜過一個浪漫的耶誕節。
秀煥來鄉下約出仁靜,仁靜承諾將與勇基分手,
不過需要一些時間,因為她很愛勇基。
說著說著仁靜情緒激動起來,痛哭流涕地對秀煥抱怨他倆之間的孽緣。
仁靜決定歇業一天,陪勇基過耶誕節。
勇基深情的表白讓仁靜感動得流淚。
兩人一起吹蠟燭、喝紅酒…
而當仁靜一個人時,她還是禁不住委屈地失聲痛哭。
仁靜著手處理店裏傢俱。
不知情的勇基去照顧仁靜的爸爸,
勇基帶爸爸去海邊吹風,三個人在一起其樂融融,
仁靜要離開勇基的決心開始動搖。
確認勇基很愛自己後,仁靜約出了秀煥,
痛哭著說要與勇基繼續下去,求秀煥保密。
而這一幕恰好被出來找仁靜的勇基看到…

第8集
勇基萬沒料到曾經傷害過仁靜的人竟是秀煥,
他瘋狂地回到家,砸毀東西還不足以發洩心中憤怒,
又恨恨地把他和仁靜的照片摔到地上。
秀煥在回程的車上想了很多,他決定折回勇基家,告訴他真相。
勇基正在家裏借酒消愁,看到秀煥,狠狠地打了秀煥,
並告訴秀煥這一問題現在只是他和仁靜間的事。
第二天,勇基來看仁靜時,仁靜正在賣傢俱,
勇基心裏明白仁靜打算悄悄離開。
仁靜卻以為勇基不知情,告訴他要和父親去旅遊。
勇基心中難過,但不想捅破真相,不過卻又掩飾不住真實的情緒。
兩個人各有心事,早飯吃得很不開心。
勇基決心逃避,為自己臨分別還對仁靜鬧情緒而自責,
他收拾好東西,偷偷看望了仁靜爸爸後離開。
仁靜爸爸在理療時意外身亡。
勇基得知後又返回仁靜身邊,陪傷心欲絕的仁靜料理了喪事。
望著生病昏睡的仁靜,勇基自責自己會有要逃走的想法,
他決心守護在仁靜身邊。
想起仁靜愛吃芝麻粥,勇基去為她買粥。
仁靜醒來,見四周沒人,迅速收拾好東西離開…

第9集
勇基不顧頭上被撞出的鮮血,
爬起來繼續朝仁靜乘坐的公共汽車拼命追去,
車裏的仁靜看到勇基被車撞傷的一幕,哭得泣不成聲…
終於車停下,勇基上了車。
仁靜還是沒有信心和勇基在一起,
勇基決定帶仁靜去見會長和家人,以後堂堂正正地戀愛。
仁靜步履沉重地跟著勇基來到會長家附近,
然而秀煥和朱蘭的先後出現讓仁靜徹底失去勇氣,
改變主意,無奈之下,勇基決定和仁靜悄悄去美國。
秀煥去醫院檢查過身體,
決心改變自己的生活,他堅決地辭職離開公司和家。
仁靜反復思考後決定向會長坦白和秀煥的孽緣,
以把勇基託付給會長自己好離開。
仁靜對勇基謊稱出去洗桑拿,與會長見面,
會長興沖沖趕來,卻聽到了令他萬分震驚的消息。
而仁靜與會長在一起的情景恰好被朱蘭和秀煥撞到…
會長顫微微地去找勇基…

第10集
勇基聽到門鈴聲,以為仁靜回來,開門卻見到會長,
看著父親情緒激動,勇基明白了所發生的事,飛奔出去找仁靜。
仁靜正欲乘車離開時被勇基拉住,
會長、朱蘭、秀煥也都隨後趕到,朱蘭氣憤地對著勇基又拍又打…
仁靜離開,勇基不顧一切追去,會長氣血上湧暈倒。
仁靜一心想離開勇基,甚至以自殺刺激勇基。
勇基救下站在馬路中央求死的仁靜,
伸手給了她一耳光,留下一句絕不原諒的話離去。
仁靜望著勇基蕭索的背影,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下。
會長去世,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勇基深受打擊。
按照會長的遺囑,勇基成為公司的最大股東,出任新會長。
一連串的刺激之下,勇基決定要像父親一樣,做一個強者。
秀煥向朱蘭提出離婚,
勇基道破會長一直不信任秀煥的原因:秀煥不愛朱蘭。
朱蘭把一切都怪罪到仁靜頭上。
勇基派人瞭解仁靜情況。
仁靜靠幫助孤苦老人求得自己內心平靜。
秀煥得知仁靜曾為她懷過孩子,宣佈將去找仁靜。
朱蘭到鄉下找仁靜算賬,秀煥得知後緊追而來。
勇基也恰好驅車前往鄉下…

第11集
仁靜的不甘示弱和秀煥對仁靜的袒護幾乎令朱蘭發瘋,
她要與仁靜拼個你死我活,
仁靜冷冷地表示願意對朱蘭跪下以求安寧,
秀煥連忙阻止,並要代仁靜跪下,
這時,一直在遠處觀望的勇基走過來,對二人出言譏諷,仁靜果斷離開。
仁靜邊走腦海裏邊浮現出勇基怒吼不原諒她時的情景,
為自己使勇基變得滿腔仇恨而不知該怎麼辦。
勇基回到他在鄉下的住處,憤怒地撕毀了與仁靜的合照,
也弄清楚自己之所以不能釋懷是因為還愛著仁靜。
仁靜對姐姐哭訴,因為害怕現實,對勇基的愛沒信心,所以才沒有和勇基私奔。
勇基果斷地決定開始度假村建設,
同時得知仁靜志願服務的老人之家在拆遷的範圍內,
心裏打定主意,借機讓仁靜回到自己身邊。
在金議員的煽動下,拆遷引起的負面新聞上了報紙頭條。
勇基親自前去察看,在抗議中的人群中見到仁靜,
勇基向仁靜提出如果他到公司工作,將推遲拆遷。仁靜氣憤。
第二天,勇基沒有等到仁靜的回復電話,下令開始拆遷…

第12集
仁靜同意到公司上班,提出春天來臨之前不能拆遷希望之家的條件,
勇基刁難仁靜後應允。
第二天,勇基一早坐立不安地等待著仁靜到來,
看到仁靜沒有食言,勇基露出了滿意的一笑,
但他同時也意識到,雖然仁靜在自己身邊,但想讓她回心轉意絕非易事。
果然,仁靜在心中只期盼著勇基儘快將自己忘掉。
秀煥和金議員合夥切斷大韓建設的資金來源,公司面臨倒閉風險,
找秀煥回公司成為唯一救急辦法,但勇基堅持不肯就範。
仁靜瞭解到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是勇基因為自己同意停止拆遷,
心緒複雜,斟酌再三後決定出面拜託秀煥回公司幫助勇基。
而與此同時勇基已想通準備接納秀煥回歸。
勇基對仁靜去找秀煥的做法十分生氣,仁靜表示秀煥回到公司也不會和她有任何關係。
秀煥想再爭取到仁靜的愛,他安排酷似喬安的李新英去接近勇基…

第13集
秀煥在車裏表情凝重地盯著外面的勇基和仁靜,
仁靜胃痛但拒絕坐勇基的車,這時新英走過去…
勇基看到新英的瞬間驚呆了。
堅決和伊室長分手的朱蘭借酒消愁,心情落寞;
而新英使勇基想起了喬安,晚上又做起和喬安有關的惡夢。
惡夢醒來,勇基深夜去找仁靜,但按響了門鈴後又猶豫著離開,
仁靜開門看到勇基的背影,一時衝動地想追出去,瞬間又抑制住。
星期天,勇基帶仁靜去看為老人們新選的住址,
仁靜忍不住像以前一樣誇獎勇基,以前的日子令兩人懷念,
但仁靜堅持現在應該彼此互不相干。
新英為了接近仁靜,把家搬到了仁靜隔壁。
第二天,新英作為韓社長安排的人到公司工作,
勇基察覺出新英的出現有問題。
午飯時仁靜從秀煥嘴裏得知新英酷像死去的喬安,
十分震驚,回想起勇基盯著新英的眼神,不免替勇基擔心起來。
公司的會議上,勇基和秀煥的意見激烈衝突,
勇基氣憤地一個人來到樓頂,新英隨後跟了上去。
仁靜上去勸勇基下來開會,卻看到新英在吻勇基…

第14集
仁靜推開樓頂的門,看到了新英在吻勇基,
她重重地摔門離去,勇基追上來欲解釋,
但聽到仁靜與己無關的話後,
狠心地承認仁靜說得對,說罷下樓,仁靜被氣得半天沒挪地方。
秀煥對新英說他只想驗證勇基愛仁靜有多深,因為仁靜愛的是勇基。
第二天上班,勇基繼續在仁靜面前表現與新英的親密關係,仁靜努力讓自己平靜。
看到仁靜心裏很累,秀煥心情複雜。新英囂張地對仁靜宣佈要追求勇基。
四人去工地,勇基去照顧受傷的新英,剩下秀煥和仁靜二人,
秀煥告訴仁靜等公司穩定下來後他將出國,
遵守從仁靜面前消失的承諾,希望他走之後仁靜會常帶微笑。
送仁靜上車後,秀煥發病,仁靜下車把他送到了醫院。
秀煥的病並無大礙。
從秀煥母親那裏仁靜得知當時秀煥當年與她分手的苦衷。
喬安母親的電話讓勇基明白原來新英的出現是秀煥故意安排,
他憤怒地告訴秀煥,他會把遊戲進行下去。
勇基送新英來到仁靜家門口,正要離開時,仁靜推門出來…

第15集
見仁靜出來,新英故意從後面抱住勇基,請他到自己家裏喝茶,
本來對新英冷冷的勇基這時故意配合新英,仁靜見狀憤憤地轉身走開。
原來新英也有坎坷的經歷。
新英真心喜歡上了勇基,她表示願意讓勇基繼續利用自己試探仁靜的真心,
實際上在心裏企盼著仁靜可以令勇基徹底對她死心。
第二天早上,看到勇基在新英家過夜,仁靜真的被氣壞了。
秀煥約見新英,提出現在付她報酬,
請她不要再繼續刺激仁靜,新英拒絕,坦言自己愛上勇基。
之後新英故意在仁靜面前提起第三者的話,仁靜被深深刺痛。
秀煥不忍心仁靜內心受折磨,
對仁靜說出勇基和新英接近只是為了刺激她的真相,
並說自己仍愛仁靜,如果仁靜放棄勇基,他要與仁靜重新開始。
知道真相後的仁靜怒氣衝衝地來到勇基辦公室,憤怒地給了勇基一巴掌…
仁靜流著淚說出自己只愛勇基的事實,兩人淚流滿面地分手。
勇基痛苦不堪,勇基的朋友來找仁靜,
勸她想離開勇基,先給勇基一段適應時間。

第16集
勇基做了一個甜蜜的夢,夢中仁靜來找她,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從夢中醒來,勇基推開門,果真看到來找自己的仁靜!
但是現實中的二人卻不像夢中那麼甜蜜,勇基狠心地把仁靜關在了門外…
勇基躲在別墅期間,新英天天去討好朱蘭母女。
勇基終於想通,提議和仁靜春天分手,而之前要好好相愛。
兩人相處中勇基慢慢理解了仁靜的尷尬處境。
秀煥想讓仁靜以後可以重拉提琴,聯繫人為她做手術。
和勇基談完仁靜手術的事,身體越來越差的秀煥突然發病,
勇基把他送到醫院,並得知秀煥的病即使手術也無治癒的把握,
而且秀煥拒絕手術,勇基心裏很不好受。
秀煥求勇基為他保密。
新英把勇基與仁靜和好的事告訴朱蘭,
朱蘭阻止勇基不成,一個人借酒消愁,她怎麼都無法接納仁靜。
看著姐姐傷心的樣子,勇基明白了仁靜面對的是怎樣一種事實…

第17集
勇基到車站時恰好仁靜還未離開,兩人一起回去吃仁靜做她的咖哩飯。
與勇基分別後,仁靜一個人往回走,
沒料到在家門口看到新英遭放高利貸的人討債。
新英不要秀煥給他的報酬,宣稱為了愛她不離開勇基。
朱蘭到公司找仁靜攤牌,仁靜對她坦白她和勇基春天時分手。
朱蘭心中暗爽地把這一秘密告訴了新英,
還叮囑新英對秀煥保密,豈知新英隨即對秀煥說出真相。
勇基贊同仁靜的做法。
仁靜得知了秀煥即使手術也痊癒希望渺茫,很受打擊。
勇基打了找新英討債的人,新英衝動中被摩托撞傷,
勇基把她送到醫院,這使新英對勇基又多了一分好感。
秀煥病發,痛苦難當,昏迷中喃喃的是“對不起仁靜”。
朱蘭聽到後心裏不是滋味,但為了秀煥,
她到海鮮店找仁靜,要仁靜去安慰秀煥,仁靜心情沉重。
仁靜怎麼也放心不下,決定去解開與秀煥的孽緣。
勇基和仁靜兩人來到秀煥病房…

第18集
勇基和仁靜來到醫院中,卻發現秀煥已離開醫院。
朱蘭繼續要求仁靜去勸秀煥接受手術,
勇基反對仁靜再介入秀煥的問題,朱蘭太過悲傷暈倒。
秀煥發病被送往醫院,勇基勸他接受手術,秀煥約勇基去釣魚。
新英氣哭仁靜,並繼續騷擾勇基,勇基不予理睬。
釣魚時秀煥和勇基兩人和解,秀煥希望勇基不要和仁靜分手。
勇基瞭解到秀煥想見仁靜,且自己也說服不了秀煥,來找仁靜…

第19集
秀煥手術後轉移到重患者室,朱蘭徹夜守護在病床邊,
秀煥醒來後握住了朱蘭的手,朱蘭激動地流下了眼淚。
仁靜勸勇基解開新英的心結。
勇基帶新英對喬安母親說出當初新英接近勇基的真相,讓新英離開。
討債的人繼續找新英麻煩,勇基替新英還了債務。
新英仍想不開,以自殺要脅勇基,勇基勸她珍惜自己的人生。
秀煥出院後重回和朱蘭的家。
勇基和仁靜分手的日子一天天來到,
秀煥身體也越來越差,他勸朱蘭同意勇基和仁靜在一起。
秀煥去世一個月後,勇基生日,也是勇基要和仁靜分手的日子。
勇基送仁靜到兩人約好的汽車站,分手…

第20集(大結局)
1年後,仁靜教孩子們彈琴,勇基公司已步上正軌,他在籌備作品展。
兩人都思念對方。
仁靜從報紙上瞭解到勇基的藝術成就,露出會心的微笑。
勇基和仁靜偶遇,但之後還是理智地分手。
朱蘭媽媽與勇基相處得也比原來融洽了許多。
勇基生病,朱蘭見病中的勇基叫著仁靜的名字,
心緒複雜,回想起秀煥請她成全二人的話。
朱蘭約見仁靜,告訴仁靜她將離開韓國,
臨行前囑咐勇基做自己想做的事。(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