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歲月風雲 分集劇情介紹31-58(THE END)

第31集
秀風在北京給長萍掃墓時,
無意中聽到文翰和湛恩的對話,內容竟是對長萍自殺深感愧疚。
秀風趕回香港,找到長萍的日記,發現母親原來和文翰有舊情。
而長萍重遇文翰後,湛恩也曾經起了疑心。
新車廠決定取名為“華喆”。
華喆開幕那天,天行和永標帶著長路希登的新車來到開幕儀式的現場,
希登的新車明顯在質量和外形上都勝出華喆一籌。
眾人商量對策,
清瑜通過關係找到汽車設計系的大學教授幫忙設計,自己也加入其中。
清瑜不知道的是,實際上韋倫一直在背後指點教授。
秉怡感情失意,考慮再三,終於向振邦提出辭職。
振邦不想強留秉怡在華喆,令她徒然傷感,同意了她的辭職。
秀風前往加拿大尋找母親的真正死因,
終於知道湛恩曾向長萍揭露她殺夫真相,導致她自殺的事情。
文鴻勸解秀風放下以前的事情,沒想到秀風心中已經有了報復的念頭。

第32集
振邦對秀風的變化仍懵懂不知,還興奮地籌備婚宴。
此時秀風懷孕,眾人都很興奮,只有秀風內心很矛盾。
秉怡無意中看到秀風訂結婚當天飛往洛杉磯的機票,不禁心生疑竇。
在給振邦買結婚禮物時,秉怡幸運地在電器店找到了工作。
清瑜想到新的設計方案,竟然和教授帶來的新設計圖中的設計理念不謀而合。
她發現教授帶來的設計圖一角竟有韋倫獨特的記號,於是前去找韋倫。
韋倫坦言已跟妻子離婚,清瑜才是自己的真愛。
清瑜卻說一切都太遲,拒絕了韋倫。
文翰欣賞韋倫光明磊落的為人和他出色的設計才華,所以繼續與韋倫合作。
秉怡找秀風相問,懷疑她不想結婚,戲弄振邦,秀風卻仍不承認。
振邦也認為秉怡在無中生有。
而結婚當天,秀風果然失蹤,最後時刻才突然出現在婚宴現場。
她當眾斥責文翰和湛恩害死長萍,說完拂袖而去。
隨後秀風到了醫院,叫來文翰、湛恩,要他們向死去的母親賠罪。
振邦接到文翰的電話趕來,卻與秀風擦肩而過。

第33集
文鴻和文碩決心為兄長分擔發展車廠的重責,撐起大局。
一家人努力工作,華喆新車“美日”的發佈會如期舉行,
只是最後連一張訂單都沒有。
文碩回香港為新車尋找出路,
從紹良那得知紹芬曾為自己托市,並已和天行分手。
文碩前去看望在紹良那暫住的紹芬,遇到天行。
天行表示希登將參加北京的一項賽車比賽,
希望能和“美日”在賽場上一決高下。
文碩認為可以借著這次全國性的汽車賽事,
讓 “美日”增加曝光率,但是參加職業賽事,資金是最大的問題。
於是文碩和振民四出找尋贊助商,籌集參賽經費。
秉怡見振邦終日鬱鬱寡歡,陪振邦去北京尋找秀風。
秀風在北京祭拜長萍時,途中意外流產,
振邦等人卻都誤以為她是故意墮胎。
文翰和湛恩趕到北京,秀風把長萍當年的日記拿給湛恩,
湛恩對丈夫當年隱瞞自己一事非常傷心。
一家人的情緒都跌到穀底,振邦準備離開香港一段時間,
在機場卻碰到了秀風,秀風表示要去拉斯維加斯單方面辦理離婚。

第34集
華喆決心要參加賽車,但又沒有更多的錢找一流的車手。
文碩想到了“清水灣車神”介強。
介強正猶豫不決時,遇上另一成名車手、即將代表希登參賽的陳嘉樂。
介強的鬥志被燃起,永標也並不反對他代表華喆參賽。
於是介強正式加盟華喆車隊,
為車賽而精心準備著,清琳則一直在介強身邊支持他。
文翰反省自己當年的錯誤,清瑜極力寬慰,只是湛恩還不能原諒他。
紹芬勸解湛恩,並表示自己要自立,開始踏上求職之路。
因為多年來沒有工作經驗,紹芬在求職路上處處碰壁,但她並不氣餒。
天行自從知道華喆參賽後,下令要永標務必全力以赴,
無論如何都要令希登包攬賽事的三甲。
永標頓感壓力倍增,不免冷落了清瑜。
反之,韋倫卻總是守在清瑜身邊。
介強連日苦練,技術大有長進,雖然賽事前途難測,但畢竟已踏出了一大步。
而文碩為了提高曝光,
把介強曾與嘉樂私鬥的一事曝出,果然收到良好的宣傳效果。

第35集
文碩求勝心切,不顧眾人的反對,
要介強在賽車時故意擋在嘉樂前面,
好讓媒體拍到美日在希登前面的照片。
介強本來對賽車並無大志,只是抱著助人的心態為華喆出賽。
然而,介強的對手嘉樂提醒他,
賽車如同做人一樣,既要對得起別人,更要對得起自己。
紹芬通過努力,終於在銀行找到工作,上司竟然是芝芝。
經過一番坦誠的交談,紹芬和芝芝達成諒解,
她開始改進自己的不足,用認真專業的態度工作。
紹芬陪女兒到北京看賽車比賽,指責文碩的想法幼稚。
文碩最終懸崖勒馬,讓介強只憑實力參賽。
賽車當日,介強奮力往終點駛去,雖然沒能勝出比賽,卻得到了嘉樂的賞識。
而美日也因遇上意外仍無損性能,得到市場的注意。
文碩和振民更加努力地銷售,並爭取到了來自河北的紅升計程車公司的大訂單。

第36集
華喆的成功使天行非常不滿,他把怒氣全部發在永標身上。
文翰得知清瑜還在和永標來往,極力反對,反而鼓勵韋倫追求清瑜。
永標此刻愛情事業雙雙失意,內心充滿了不平。
振民在感情路上遇到了分岔點。
因為倩茜要去美國留學,振民不同意,
兩人各持己見,都不肯讓步,甚至面臨分手的危機。
紹芬雖然經歷了不少困難,
但腳踏實地的工作和學習使她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標和動力。
她和文碩在分開之後第一次找回了互相欣賞的感覺,關係也得以緩和。
清琳對介強早已芳心暗許,而介強大大咧咧卻一直只把清琳當作好友,
還當眾表明了態度,令清琳傷心欲絕。
永標開始了他的精心謀劃。
他主動找到日本福川車廠,許諾了非常優厚的條件,
條件是福川車廠停止向華喆供應發動機,此舉得到天行的賞識。
之後永標又故意將這個消息偷漏給清瑜,贏得清瑜的好感。
文翰從清瑜處得知這個消息,
趕往簽約的地點,卻為時已晚,希登和福川已經簽約完畢。

第37集
沒有發動機,華喆便完成不了紅升計程車的訂單。
文翰想出“偷天換日”之法:
“福樂”與“美日”轎車採用的是同樣的發動機,
只要在市面上找到足夠數量的“福樂”,便可以將其發動機拆下,用於“美日”。
永標主動向華喆提供“福樂”的銷售點數據
,文翰與振民等人果然成功在市面的4S銷售店搜購到足夠的“福樂”轎車,
令車廠可以重新投產,最終順利完成訂單。
紅升的老闆曹紅得知此事後,認為華喆有條件成為其長期的合作夥伴。
天行得知永標出賣自己,令人將永標痛打一頓。
永標將計就計,重新贏得了清瑜的心,也令文翰對他有所改觀。
紹芬一改以前的闊太太形象,跟芝芝學習待客之道,
她還鼓勵女兒應和介強做回好朋友。
嘉樂幫介強聯繫到國外進修賽車技術,
但介強的英文水平不行,清琳自告奮勇義務幫介強補習英文。
振邦一直騙家人在國外散心,實際上卻消沉不振。
秉怡擔心振邦,不辭勞苦,
到處找尋振邦的去向,終於在一間破舊的鐵皮屋找到他。
永標重新贏得清瑜的芳心,也得到了文翰信任,進入華喆。
永標提出了自己精心設計的改良“美日”koogou.net計畫,
同時韋倫卻提出了生產“中國第一跑”的計畫。
文翰最後決定採納生產跑車的計畫,派永標協助韋倫。
永標與韋倫盡力合作,又極力拉攏老員工俊昌。
振民為了挽留倩茜,買下鑽戒當眾向倩茜求婚。
倩茜求學心切,拒絕了振民。

第38集
倩茜求學心切,拒絕了振民求婚,振民只好接受事實。
到香港送文件時,振民遇到與振邦爭吵後流落街頭的秉怡。
秉怡一直沒有放棄振邦,振邦終於被打動,重新振作回家。
華喆籌備“中國第一跑”的事進行得如火如荼,
但日本車廠不同意提供發動機和變速箱,令永標很為難。
湊巧的是,韋倫與那間車廠有很好的關係,
準備跟清瑜、永標到日本商談此事。
不料起程之前,韋倫在酒吧被打傷入院。
談判中永標口若懸河也沒有打動對方,清瑜暗中向韋倫求救,終於說動對方。
華喆第一台跑車“美人豹”正式下線,韋倫功成身退,而永標趁勢向清瑜求婚。
文翰和湛恩看到清瑜十分信賴永標,
允許了二人的婚事,文翰更送上豪宅作為禮物。
另一方面,在清瑜與振邦的勸解下,文翰也借著此次婚禮跟湛恩徹底修好。

第39集
永標清瑜結婚之後,文翰更加重用永標。
在華喆的會議上,眾人商談華喆推出“美人豹”後的發展大計。
永標重提生產高中檔轎車的計畫,文翰也認為時機成熟,
準備推出下一代自主研發汽車,新車的籌備和生產就交由永標負責。
介強在清琳的幫助下,英文水平有了很大的突破,
通過了嘉樂的考察,和清琳的感情也有了新的進展。
振邦回家後,與秉怡相處開始增多。
秉怡正忙著籌備電器公司參與工展會事宜。
振邦提議秉怡參選工展會小姐,
還主動幫助訓練秉怡舞獅,以應付才藝表演項目。
秉怡誤以為振邦心中已放下秀風,對自己產生感情。
振邦知道秉怡的心思後,本想解釋清楚,但又不忍傷害秉怡,
終於還是含含糊糊地接受了她的感情。
文翰、文碩聯合了香港的一些小型工廠,
提議建立汽車零部件集團,得到眾廠家的支援。
文碩負責為此籌集資金及貸款的工作,與紹芬洽談向銀行借貸設廠的事宜。
兩人都發覺對方比以前成熟不少,又找到了一些微妙的感覺。
秀風以房地產發展商身份在內地城市出現。
在一次地皮拍賣會上,她設計拍下地皮,之後又高價賣給天行。
天行對秀風的果斷大表欣賞。

第40集
振邦在秉怡的鼓勵下,終於重新振作,投入工作。
文翰決定讓振邦複職,跟永標一同籌備開發新車“自由艦”。
永標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心裏很是不滿。
介強就要到外國留學,離別在即,他和清琳心中都有些異樣。
兩人本來都打算在機場跟對方表白,
但陰差陽錯,還是沒有勇氣承認喜歡對方。
振邦進華喆後,永標利用他在工作上的一個失誤,
在文翰面前推罪給俊昌,又在俊昌面前裝好人,
借此挑唆俊昌和文翰的關係。
天行邀請秀風到希登車廠任職,和自己一起對付華家。
秀風感到猶豫之時,卻看見振邦竟與秉怡成雙成對在街上出現。
振邦和秉怡隨華家眾人參加一次商會的聚餐會時,天行竟與秀風挽手出現。
秉怡及華家人擔心剛從秀風的陰影中走出的振邦再次受到傷害。
在紹芬專業的幫助下,車廠順利得到銀行方面對零部件集團的貸款。
在這個過程中文碩和紹芬都重建了對對方的好感,
只是紹芬還是下不了決心和文碩復合。
自主發動機和自由艦自主品牌的研發接近成功,
還需最後的測試,振邦顯得有點急躁。

第41集
天行剛剛和秀風聯手,就被查出患了腦癌且無法治療。
天行大受刺激,強行“請”來紹芬,向她吐露真情,被紹芬拒絕。
紹芬知道天行患了絕症之後,深感人生苦短,
應把握好現在,終於和文碩真情相擁在一起。
自主研發的發動機終於通過測試,自由艦的出臺也指日可待,
此時曹紅又介紹了中東客戶給車廠,車廠可謂雙喜臨門。
文鴻體力不支終於暈倒,曹紅和他的關係開始有點微妙。
為對付華喆、報復振邦,
秀風悄悄地投資了零部件集團的很多廠家,成為集團的最大股東。
她利用大股東的地位,阻止零部件集團向華喆供貨,
甚至不惜讓零部件集團停產來要脅華喆。

第42集
明知秀風是針對振邦而來,
文翰卻沒有讓永標代振邦來主持自由艦計畫,永標心中更加不忿。
文碩買了房,和清琳搬出了文翰家,他希望能接紹芬來一塊住。
天行面對病魔不甘服輸,獨自去登山,卻在山上暈倒。
紹芬知道後幫忙去尋找。
救回後,天行再次向紹芬吐露真情,並要紹芬留下,紹芬再次拒絕。
振邦為擺脫由於秀風的再度出現而帶來的壞情緒,
便向秉怡求婚,意圖一起開創未來。
文翰支援兒子的婚姻,讓他暫時放手零部件集團及車廠的工作,籌備婚禮。
紹芬基於同情常去照顧天行,文碩給予極大的信任,使紹芬很感動。
而天行無法擺脫病痛的折磨,在秀風的挑撥下,
他不顧紹芬的勸說,堅持要和華家鬥下去。
紹芬無奈,只得離開天行。

第43集
為使天行放過零部件集團,曹紅有心接手文翰的股份,
卻又苦於一時籌措不到資金。
永標建議只要放出風去說曹紅要接手,
就可令危天行失去打擊目標而放棄零部件集團。
不料這個計謀被天行識穿,天行仍窮追不捨。
秉怡去醫院檢察身體,意外知道當年秀風是意外流產,而非故意墮胎。
振民瞭解到倩茜由於獨自在外,
面對孤獨和寂寞,正面臨著情感危機,可是工作太忙,無法前去幫助。
秀風不依不饒,逼文翰三天退股。
振邦聽說;追上秀風,要秀風殺了自己,但不要再針對華家,
因為他不忍看著秀風背著仇恨的包袱活得那麼累。
一句貼心的話,一下融化了秀風冷藏多年的心,
她再也忍不住,流淚擁住了振邦。
這幕恰恰被秉怡看見。秉怡知道,他們倆還都深深地愛著對方。
秀風通知華家,她決定撤出零部件集團。
秉怡毅然決定離開振邦,給他一次機會,並留下了一封信。
振邦這才知道秀風的流產純屬意外。誤會消除了,仇恨化解了。
兩人很快便互相接納了,只是秀風要振邦多給段時間再去見未來的公婆。

第44集
天行的病越來越重,醫生估計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天行開始料理自己的遺產。
他唯一不甘心的是自己沒有後代。
他竟提出要紹芬成全他,幫他留下血脈。
紹芬知道天行所剩的日子不多了,
身邊又沒人照顧,想起以前自己的承諾,
決心在天行最後的日子裏陪伴在他身邊。
文碩知道後,相信紹芬這麼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因而支持她,這令紹芬十分感動。
因北京要召開自由艦的發佈會,
振邦邀秀風和自己一起去北京,秀風欣然前往。
在北京,秉怡在街上遇見振邦和秀風。
振民怕秉怡受不了,前去安慰。
不料秉怡的一句“放過別人,也放過自己”對振民的觸動很大。
他想起不久前去美國,發現倩茜已另有戀人,
於是便決心放下心結成全倩茜。
秉怡和振民互相安慰,互相鼓勵。

第45集
秀風終於答應振邦的求婚並和振邦一起前往華家。
不料相見後還是出現了尷尬的場面。
秀風感到華家和自己都還沒完全放下心結,擔心振邦夾在中間會很累,
便要振邦在結婚後隨自己一起去加拿大。
振邦父母捨不得兒子,文翰也不同意兒子放棄汽車事業,很想挽留振邦。
唯有永標希望振邦成行,好為自己升遷騰出空間。
關於當年日本福川車廠停止供應發動機給華喆,
永標編了一個很好的理由,把責任推到危天行身上,搪塞了過去。
同時他又去零部件廠放火,故意把秀風的一根手鏈丟在現場,
嫁禍於秀風,而自己又去奮力救火。
他終於贏得了文翰的信任,文翰決定讓他進華喆的董事局。

第46集
危天行應文碩之邀和紹芬一起去北京參加自由艦的展銷酒會。
華家的拼搏精神和中國自主研發自由艦汽車讓天行受到很大的觸動。
永標知道天行的病況後不禁打起天行遺產的主意來,
希望天行的遺產能注入華喆,這樣在董事局他就能得到控制權了。
而天行此時也確實想注資華喆,幫華家和中國人圓汽車夢。
他想委託秀風來管理他的遺產,實現他的遺願。
秀風因華家的關係還在猶豫,紹芬勸她幫天行圓了這個夢。
秀風同意接受天行的委託,當然也是為了振邦。
而危天行此舉也是為了幫助秀風化解華家對她的心結。
天行還委託秀風照顧紹芬的生活。
律師很快辦妥遺囑,各方簽名,紹芬作為見證人。
天行將祖屋留給了令泰,簽名時不慎弄髒了遺囑,
為省事,天行在空白紙上簽了名,讓令泰補遺囑內容。
天行不放心永標的為人,想掃除秀風執行遺囑的障礙。
天行招來了永標,指出他一系列危害華家的卑劣行徑,逼他離開華喆。
兩人為此激烈爭吵,天行病發,永標見死不救,天行不治身亡。
永標得知父親手上有份天行簽名的空白遺囑後,
便偽造了一份天行托他管理遺產的遺囑。

第47集
永標偽造了一份天行托他管理遺產的遺囑,
因他手中的遺囑日期在後,法律上對永標有利。
秀風自然懷疑永標有詐,決定對簿公堂。
振邦為了支持秀風,決定立即和秀風結婚,共同承擔。
而湛恩和清瑜都相信永標而懷疑秀風。
令泰夫婦知道自己兒子偽造遺囑,儘管永標編造了堂皇的理由,
兩人還是擔心他會為此坐牢,因而只能對他的作為保持緘默。
紹芬和清琳都相信秀風是對的,
而文碩因為以往種種表示既不相信秀風也不相信永標。
介強回國與清琳的第一次見面也因為兩人對此事各執己見,鬧得不歡而散。
湛恩堅持沒有參加振邦與秀風的婚禮,讓小倆口心存遺憾。
紹芬帶湛恩到老人院參觀,借機說服湛恩接受秀風這個兒媳婦。
振邦和秀風回家吃飯,秀風也很想跟湛恩修好,
只是始終難以稱呼對方一聲“媽媽”。

第48集
秀風與永標對簿公堂,文翰始終保持中立,相信法庭會作出公平的裁決。
由於天行的遺產金額龐大,
這個案子惹來大批記者追訪,給華家人的生活造成了困擾。
筆跡專家驗證永標手中遺囑上天行的簽名是真跡。
永標早知如此,所以表現輕鬆,成竹在胸,
全力籌備“自由艦”賽車的宣傳工作。
紹芬在再次開庭時勇敢站出來,
以天行死前的遺願永標不知情為理由,幫秀風扳回一局。
可秀風當庭說出紹芬乃天行一生最愛的事實,
讓華家,特別是文碩非常尷尬。
永標又借此機會讓大家知道其實他清楚內情,
為了華家的面子才沒有在法庭上說出來,
這使得清瑜和湛恩對他更加深信不疑。
繼續開庭時,證人令泰和皓月卻不見了蹤影。
永標心知肚明,父母根本不會說謊,所以竟然反咬一口,
說令泰和皓月曾被秀風恐嚇,受驚下已避走他鄉,不敢出庭作證。
此言一出,令案情急轉直下。
由於事出突然,法官決定將案件押後。
此時介強已從國外學習歸來,決定留在國內發展。
清琳全力支援介強,多番採訪報導介強。
介強見清琳一直對自己事事關心,自已也希望好好愛惜清琳,
終於鼓足總勇氣向清琳表白壓抑在心底的愛意。
文碩因為天行死前曾要求紹芬為其孕育後代之事心中不快,
清琳巧妙安排,令紹芬、文碩當面說開,冰釋前嫌。
鋼材價格突然下跌,
俊昌按照永標指示先前大量炒買高價鋼材,致使華喆陷入困境。
永標借機慫恿家人勸秀風退出遺產案,以解凍天行的遺產救華喆。

第49集
華喆陷入困境後,永標表示只要得到天行遺產後便注資華喆,
唯有這樣才可助車廠渡過經濟難關。
文翰提議將天行的遺產交由第三者託管,永標當即反對,
秀風則表示只要遺產不落到永標手裏,又能幫到車廠,她沒有意見。
文翰和文鴻都感到永標有私心。
秀風夜入永標的辦公室,希望發現一些永標做假的證據,沒想到被永標撞見。
永標打傷秀風,刺破秀風的車胎,
致使秀風在追趕他時汽車失控,不巧撞傷路過的文翰,導致文翰下半身癱瘓。
清瑜將家裏發生的事告訴出外找父母的永標,
永標雖然也很想回來安慰妻子,但轉念一想,
覺得正好可以借此機會逼秀風放棄,於是決定推遲回家。

第50集
振邦堅持要抓撞文翰的兇手,秀風很內疚,天天往醫院探望文翰。
文翰從秀風的表白中回憶起秀風撞他時的情景,
認為秀風的確不是故意撞他,於是勸振邦放手,
將精力集中在如何解決華喆的困難上。
華喆遇到經濟危機,文鴻認為一定要堅持自主品牌,建議賣掉零部件集團的股份。
秀風悉心照顧文翰,湛恩看在眼裏很是欣慰,
婆媳關係在這次不幸的意外中日漸融洽了。
文翰堅持不追求司機責任的寬宏大量令秀風感動。
在文翰的支援下,秀風向永標提出和解協議,希望協助華喆渡過此時的難關。
秀風和解的條件是:
永標必須將全部資金注入華喆,同時不可撤換華喆管理層。
永標只能答應了秀風所有條件。
官司結束後,為了免除秀風的尷尬,文翰建議振邦和秀風到中東去開拓市場。
文翰重新投身車廠的工作。
文碩提出參加賽車能幫助華喆發展,
永標認為車廠要求發展,就應該上市,而賽車對上市是個有利因素。
文鴻、文碩到北京籌備賽車,文翰身體的原因不能去,很是失落。
倩茜要結婚了,並且準備和丈夫回北京發展。
振民的情緒有點低落,秉怡安慰他,
還主動放棄回家渡假的機會,幫振民訓練賽車女郎。
文翰心急恢復身體,醫生勸他不要太急於求成,
文翰知道物理治療的效果不一定很有效,內心很失落。

第51集
文翰的意志開始消沉,
他把賽車等事都交給永標負責,永標的事業登上高峰。
同時文碩、文鴻、振民等人也都忙於車廠的工作。
秉怡主動幫助振民,振民也盡力照顧秉怡,兩人不自覺產生了情愫。
在倩茜的婚禮上,秉怡接到了新娘拋出的鮮花,
振民動情地秉怡表白,兩人走到了一起。
文翰的消沉令家人擔心,文碩和文鴻專門到香港看望並激勵他。
最終文翰振作起來,同意去做物理治療。
紹芬在事業上也有了新的發展,文碩想買樓相送,並希望能複合。
紹芬雖然感動,但表示仍需要時間更謹慎地考慮此事。
華喆參加賽車,自然少不了介強的參與。
而介強因為忙於賽車,加上為人木訥,和清琳的關係始終若即若離。
在父母的教育下,
介強表示會在賽車結束後對清琳完全表白心意,清琳非常期待。
沒想到嘉樂也要參加這次賽車,永標緊張之餘,竟然不顧危險私自改裝賽車。
為了介強的安全,永標故意讓介強吃壞肚子,好讓其他人出賽。
不料介強為了不讓清琳失望,堅持出賽。
清琳趕到北京,卻正好看到介強試車出事的一幕。

第52集
介強情況危急,永標非常緊張,趕緊讓人把賽車再改裝回去。
經過醫生的努力,介強終於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不知何時能醒,更有可能成植物人。
文鴻馬上趕回車廠驗車,永標卻封了車庫,
並表示請獨立專家小組驗車更為合適。
專家的報告指出賽車完全沒有問題,
永標就把責任推到介強身上,反而文碩更擔心介強的聲譽。
華喆繼續參賽,並且獲得了第三名。
趕到北京主持大局的文翰為了顧全大局,接受了專家的報告,
文碩很不服氣,更心疼介強、氣憤永標,於是提出辭職。
實際上文鴻和文翰正在查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
文鴻複檢賽車,發現發動機確實被人動過手腳。
矛頭指向永標,但兩個改裝賽車的工人失蹤,使調查無法進行下去。
同時,清瑜也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她帶永標去介強處質問他。
永標搪塞不過去,便把責任推到昏迷的介強身上,
說是介強求勝心切,改裝賽車,自己為了維護介強的聲譽才故意隱瞞。
文翰從清瑜那得知永標的這種說法,更加懷疑永標,而清瑜卻深信不疑。

第53集
清琳一直守護在介強身邊,紹芬和文碩都在為女兒擔心,
文碩甚至為了女兒學打毛線,紹芬徹底被打動。
文鴻主動承擔責任,辭去了華喆的一切職務。
振民表示當時進車廠是為了父親,現在父親走了,自己也要離開華喆。
振民和文碩很合得來,又同樣對銷售有興趣和天賦,
叔侄倆一拍即合,策劃在北京建4S店。
介強出事後,令泰夫婦也到北京照顧兒子。
他們和永標談話間說起了永標偽造遺囑一事,
被清瑜聽到,永標解釋一切都是為了華喆。
清瑜接受了這種說法,不料之後又聽到永標跟介強說改裝賽車的事也是自己所為。
清瑜的內心很掙扎,最終決定要包容和照顧永標,更準備懷孕生子,令永標改變。
文翰他們等為了車廠上市的事情忙碌,
終於明白永標是想利用上市公司管理層更替的規則,踢掉文翰,掌管華喆。
在新聞發佈會上,永標安排記者為難文翰,
後自己又單獨約見董事,企圖逼文翰退位。
文翰陷入困境,情急之下竟然站了起來。
文翰能站起來,清瑜、湛恩和文鴻都非常高興。
在一旁的志明卻心直口快說華喆有人想奪權。
清瑜一激動暈倒了,到醫院檢查發現懷孕。
永標匆匆趕來,很緊張清瑜,甚至取消了緊急董事會。
文翰和文鴻內心矛盾,最終文翰決定退位,讓永標出任主席。

第54集
他希望永標為清瑜和孩子改變,清瑜明白文翰的心意,很是感動。
華喆成功上市,業績不俗,文翰等人都感欣慰。
不過文翰還不放心永標,拖自己的老朋友,
華喆的現任獨立董事宋學禮看著華喆。
文碩和振邦的4S店成功申請到貸款,
他們邀請文鴻負責售後服務,文鴻欣然答應,
並準備繼續自己的發動機研究。
文碩和紹芬的感情越來越好,
清琳還在耐心地照顧介強,希望他早日醒來。
秉怡和振民都受到感動,覺得人生無常,
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秉怡主動放棄了升職加薪的機會,振民則向秉怡求婚。
介強已經轉回香港治療,清琳一邊照顧他一邊努力工作。
華喆入選最優秀企業,永標春風得意,
急於否定前任的功勞,對待老員工也非常苛刻。
振邦和秀風從中東回香港,和永標、清瑜一家人相見。
振邦為華喆落入永標之手而難過,他想留在香港,秀風支持。

第55集
秉怡父親到北京籌備秉怡和振民的婚禮,
他擔心兩地文化差異大,兩人不能白頭偕老。
振民見秉怡很捨不得香港的家裏人,
毅然提出跟秉怡回香港生活,感動了秉怡的父親,
終於不再逼振民,也不用他辭職了。
永標急於表現自己有文翰所沒有的能力,提出發展豪華轎車。
工人們對加班很不滿,志明提出計畫的高風險,永標就解雇了志明。
振邦對此無能為力,感到懊惱。
秀風和文翰有了一次坦誠的交談,文翰早就知道是秀風撞的,
他只是不想影響她和振邦的感情。
秀風很感激文翰,
把當初的真相及永標幕後炒期期鋼的事情告訴文翰,提醒他小心永標。
文翰和文鴻越來越意識到永標的危險性,
文翰激勵振邦把心裏的怨氣化為工作的動力,提出更好的計畫。
文翰向秀風表示,他還想給永標點時間,
讓他融入大家庭,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採取行動。
永標主持的豪華車在安全測試上遲遲不能過關,
但他還是千方百計刁難振邦的節能汽車的研發,
不讓振邦動用車廠的任何資源。
在文翰的啟發下,振邦尋求文鴻的幫助,文鴻欣然答應。
文碩的汽車銷售店開張,但生意並不理想。
在曹紅的幫助下,他們想了很多點子:
成立24小時搶修隊,成立華喆之友車迷會…
生意終於有了起色。
永標再次發難,收縮美日生產線,實行大量裁員,在車廠引起軒然大波。
永標決定不惜一切也要推出“飆揚”豪華轎車。

第56集
文碩邀紹芬一起去參加車迷會,
兩人回憶了過去、檢討了自己,發現對方都改變了很多。
文碩終於再次給紹芬戴上了戒指。
在大家的幫助下,遠景節能車終於研發成功。
永標為了自己在華喆的地位,
不惜高價造出了飆揚的樣車,並通過了歐洲安全測試。
在永標的操控下,董事會決定擱置遠景計畫,立即投產飆揚。
永標暗中指示,實際生產時降低飆揚的安全質量以降低成本。
清瑜偶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很為飆揚的質量擔心。
她向秀風暗示,有可能遠景會頂替飆揚,要秀風不要放棄遠景計畫。
介強在清琳的悉心照料下終於蘇醒。
在昏迷中他曾聽到永標的告白,因而知道永標在飆揚上的手腳,勸永標收手。

第57集
振邦和志明懷疑永標在飆揚上做了手腳,卻苦於沒有證據。
秀風想起清瑜前不久的暗示,
覺得她也許知道真相,便前往找清瑜,講出了自己的懷疑。
清瑜內心矛盾掙扎,終於不堪刺激暈倒。
清瑜當面戳穿了永標偽造遺囑、製造華喆財務危機和逼使秀風撤訴、製造車禍撞傷文翰。
永標在事實面前不得不承認,但他依然花言巧語,
說是事出有因,一切都是為了華家好。
清瑜表示原諒永標,故意沒有提永標在飆揚車上做假的事情,
她和文翰約定再給永標一次機會。
為找到證據,振邦潛入永標的辦公室,從電腦上下載了飆揚的真實報價單。
不料永標發現了振邦,並把他打傷,截回了證據。
永標還要脅振邦自己會講出當時是秀風撞傷文翰的事情。
清瑜偷偷地在一旁見聞了整個過程,但在員警面前卻作了假供。
振邦被警方拘捕,永標認為自己又一次得逞。
秀風主動向眾人承認了當年撞傷文翰的是自己,
但當時不知自己開的車已經被永標做了手腳。
大家都原諒了秀風,唯有振邦聽了永標的謊言,仍不能原諒秀風。

第58集
永標以為清瑜是真正和自己站在一起的,
放鬆了警惕,讓清瑜拿到了飆揚真實的報價單。
清瑜托故拿著報價單離開了,暗中留下了證據。
其實她費盡周折,只是不願讓振邦為難。
文翰自然理解清瑜為了保護振邦而冒險去查永標犯罪證據的良苦用心。
清瑜要求父親最後再給自己三個小時去勸說永標自首。
在清瑜和華家三兄弟苦口婆心的規勸下,
永標終於在孩子出世後前去自首,
並中止了將華喆股份賣給福川的談判。
法院考慮危永標的自首情節,判刑三年。
振邦與秀風也冰釋前嫌。
文翰又當上了華喆董事局的主席,文鴻也回廠當了廠長。
遠景節能車順利下線上市,不久後還遠銷美國。
在香港回歸十周年之夜,華家也在展望中國汽車工業的遠景。
華家的老一代將接力棒傳給了下一代,
振邦、振民分別當上了華喆董事局的正、副主席。(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