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歲月風雲 分集劇情介紹1-30

第1集
2007年,15000輛我國民營車廠“華喆”自主生產的汽車被運到美國市場。
在新聞發佈會上,回顧華喆的發展和華家所經歷的波折,大家都感慨萬千。
1994年的香港,這天是國威鋼鐵集團董事會主席汪政國的生日,
他的女兒汪紹芬和女婿華文碩都早早地到酒店給他賀壽。
國威現任的行政總裁、文碩的大哥華文翰卻遲遲不到。
原來文翰正在挽救因文碩的工作失誤給國威帶來的信譽危機,連夜帶領工人加班。
尚不知情的文碩為了文翰的遲到連連說好話,
匆匆趕來的文翰卻並不領情,宴會結束後不顧紹芬和政國的說情,
狠狠地教訓文碩,惹得紹芬很是生氣,政國也暗感不滿。
文翰的二弟華文鴻在北京的長路福川車廠主管研發工作,
因為多年前的一個誤會一直與文翰少有往來。
由於基建的原因,華家在京郊的的祖墳必須遷移,文鴻邀請文碩他們到北京商討。
文翰、湛恩和文碩三人一起飛到北京。
不料在飯店裏,一個誤會使文鴻認為文翰仍不尊重自己,負氣離去。

第2集
為了使三兄弟和好,借著中秋節的名義,湛恩拉攏大家一起吃飯,
沒料到文翰和文鴻還沒來得及見面就分別接到了自己兒子車禍的消息。
原來文翰的兒子振邦正在北京參加賽車,他在途中巧遇文鴻的兒子振民。
振民的小貨車壞了,振邦讓振民搭自己的車回家過節,
卻因為車速過快而發生了意外,所幸兩人傷勢都不重。
文翰接到助手危永標從香港打來的電話,
稱汪政國已安排兒子汪紹良回港,並約見眾多董事,
準備推舉紹良任下一任董事會主席。
振邦留在了北京,文翰等人則馬上回港處理。
因為紹良品行不端正,當年就是因為非法收受回扣才被逐出國威。
董事會議召開當天,政國和紹良胸有成竹,不料文翰以退為進,
提出政國退休後自己也將離開國威。
形勢馬上急轉直下,眾董事紛紛轉換立場。
政國不堪刺激,病倒住院。
在醫院,政國提出希望女婿文碩能接任主席一職,
這樣既能留紹良在國威,又能阻止文翰退出。
文碩面對這樣的要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第3集
文碩接任國威主席後顯得力不從心,
文翰仍然是事實上的主事者,紹良對此非常不滿。
此時一個大型展覽館工程公開招標,
在紹良的激勵和文翰的支持下,文碩決定親自掛帥,組織競標。
在文碩認真準備競標時,紹良竟然暗自勾結了同樣是做鋼材生意的何福記老闆何堅。
他慫恿文碩出高價,好讓何福記低價中標,希望自己從中牟取暴利。
文翰一直派永標關注事態的發展,果然發現了紹良的不軌行為。
但文翰深思熟慮後,仍決定放手讓文碩去做。
在北京,振民出院後,力勸振邦回港與父親好好溝通。
文翰也決定給這個雖然貪玩卻生性聰明的兒子一個機會。
在振邦提出想發展溫泉酒店的想法時,文翰決定給予支援。
終於有機會實現自己夢想的振邦帶上得力助手志明,開始籌畫興建溫泉酒店。
在買地的過程中,振邦遇到了漂亮的榮秀風。
實際上秀風是代表另一個買家的地產代理,
不知底細的振邦卻把她當作這塊土地的賣家,把自己買地的計畫和盤托出。

第4集
振邦突然接到那塊地皮要轉讓給其他人的消息,
匆忙闖入簽約現場,才發現自己是被秀風騙了。
兩人爭執不下,土地的所有者、天狼國際的老闆危天行提出,
誰能幫他找到珍藏版的雅迪高筆,土地就賣給誰。
振邦秀風展開一場智鬥,最後還是振邦在文翰處找到了那支筆,
天行表示會把地賣給振邦。
振邦自信滿滿地回北京考察,振民也從這個計畫中發現了商機。
他遊說車廠工人集資在溫泉酒店周邊建飯店,
最後在女工倩茜的幫助下說服了工人,籌集到資金。
文碩聽信了紹良的讒言,使國威在競標中失敗,慌忙找文翰幫忙。
董事會上,紹良以為奸計得逞時,文翰請出何堅戳穿了他。
紹良當即被罷免一切職務,趕出國威。
已是肝癌晚期的汪政國得知消息很快去世。
為了保住文碩,文翰謊稱他是自己安排在紹良身邊搜集證據的。
憤怒的紹良在紹芬面前揭露文碩以前的風流韻事。
傷心的紹芬提出離婚,只是在回來奔喪的女兒清琳面前隱瞞此事。

第5集
清琳終於發現父母感情不合,負氣出走。
紹芬其實對這段感情很是不舍,再考慮到女兒清琳,終於原諒文碩。
紹芬提出移民,陪女兒一起去加拿大讀書,文碩無奈同意。
而紹良也把國威的股份悉數賣給文翰,離開了香港。
振邦前去天狼國際簽土地買賣合約,危天行卻出爾反爾。
原來多年前文翰曾經聯合鋼鐵業的同行抵制天行的高價鋅磚,
天行一直以那次商場的失敗為恥辱。
這次得知振邦是文翰的兒子,存心戲弄他。
振邦的溫泉酒店計畫被迫擱置,而振民卻已經投入了前期資金,在周邊建起飯店。
得知計畫擱置後,振民急忙趕到香港找振邦瞭解情況。
此時文鴻正好在香港出差,他前去探望文碩,遇到湛恩,應邀去文翰家,
卻正好聽到文翰教訓振民做生意不應太輕信於人。
文翰拿出十萬塊錢幫助振民,文鴻和振民並不領情;
文碩也認為文翰老是喜歡教訓別人,幫別人做主。
言談中,文碩又提到當年來香港時,文翰在抽籤中作弊的事情,一家人不歡而散。

第6集
文翰向家人解釋了當年抽籤作弊是因為自己作為大哥要承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
並且親自到機場送文碩一家,也希望能和文鴻解開心結,兄弟情誼讓人感動。
振民無意中又發現商機,
從香港低價買了大量的太陽鏡回內地銷售賺取差價,償還了工友們的資金。
而文鴻回到車廠,又開始潛心於車廠的工作,
與自己的岳父――廠長田豐收一起探討車廠改革的事情。
振邦開始到國威的物業部上班,他希望能夠賺到錢之後改善物業部的條件。
做地產代理的秀風正好是振邦合作的最佳人選――
她把自己的媽媽衛長萍從加拿大接回香港生活,一心拼命賺錢,能力很強。
兩人智力相當,雖然不時鬥氣,但為了共同的利益,開始合作炒樓。
振邦把售賣物業所得的錢交給秀風再拿去炒樓,永標知道後決定向文翰報告。
清瑜出面向永標求情,
希望永標能夠在振邦把錢收回後再報告,以免振邦前功盡棄。
永標內心不無波瀾,答應了清瑜,原來他對清瑜早就有愛慕之心。
在家人的鼓勵下,永標準備向清瑜表白,
卻不料還沒開口就發現清瑜已經有了親密的男友。

第7集
清瑜的男友韋倫是個一流的設計師,
而清瑜也熱愛設計,兩人趣味相投,相處很融洽。
秀風和振邦則棋逢對手,炒樓連連獲利。
物業部人手短缺,振邦決定請秘書。
方秉怡誤打誤撞成功進入國威,從此和志明一起幫助振邦做事。
秉怡個性像個“管家婆”,和天性散漫的振邦相處起來猶如歡喜冤家。
文鴻所在的長路福川合資車廠正因為日本福川要撤資而面臨資金危機,
文鴻在關鍵時刻決定接下廠長一職。
振民的銷售事業卻蒸蒸日上,他從倩茜的口中知道了車廠面臨的困難,
鼓勵父親迎難而上,父子倆很是親厚。
在一次俄羅斯交響樂的音樂會上,文翰和長萍巧遇。
原來他們是在北京的故人,更是曾經的戀人。
時過境遷,兩人像老友一樣敍舊。
分別陪爸爸和媽媽去聽音樂會的振邦和秀風也碰到一起。
秀風手中有五十個新盤“浩景園”的內部認購單位卻找不到買家,
振邦想投資卻沒有找到其他有單位元的地產代理,兩人再次一拍即合。

第8集
湛恩帶子女去餐館吃飯,巧遇文翰和長萍。
湛恩只知長萍是文翰文鴻的故人,熱情招待她。
長萍得知文翰有心出資幫助文鴻的車廠,
又擔心文鴻拒絕,於是提出可由自己代為出面。
文鴻聽到有投資者主動上門,興奮不已,
只是沒料想投資者會是多年未見的長萍,注資很快達成意向。
永標和清瑜陪同長萍也來到北京。
永標向清瑜表白愛意,無奈清瑜心中已有韋倫。
韋倫為了給清瑜一個驚喜,竟突然出現在清瑜面前。
這一幕卻恰好被文鴻看到。
文鴻得知長萍是代文翰出面,情緒激動。
原來當年文鴻一直喜歡長萍,而長萍心中只有文翰。
清瑜為了彌補,約韋倫一起來到車廠。
韋倫的專業讓文鴻折服,文鴻決定以大局為重,重新接受注資。
在香港,振邦私自動用公司資金炒賣地產被秉怡無意間洩露了。
文翰大怒,要振邦直接向董事們交待。
就在一片聲討聲中,卻傳來“浩景園”大賣的消息,
振邦為公司賺取了整整三千萬的純利,眾董事馬上怒氣全消。

第9集
文碩一家移居加拿大後,生活寂寞沉悶,開的餐廳生意也很冷清。
在一次派對中,文碩遇到昔日的紅顏知己芝芝。
芝芝表示自己可以在生意上幫文碩一把。
文碩前往跟芝芝見面,紹芬大怒,兩人的矛盾加深。
永標在感情上失意,在事業上更加努力。
他提出了一個換地計畫,
就是把國威的土地賣給豐力地產,在便宜的地方另置廠房。
只是沒想到豐力合作夥伴竟是危天行,
而天行和永標的父親令泰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只是兩家甚少往來。
北京,文鴻正式接任車廠的廠長,振民的銷售也越做越紅火。
倩茜一直在振民身邊支持他,
懵懂的振民無意中聽到女工的議論,才知道倩茜暗戀自己。
振邦十分陶醉于自己的成功炒樓,但文翰並不欣賞他的投機作風。
振邦急於證明自己,他提出了“以地換樓”計畫。
就是國威拿出廠房的地皮,折價作為投資股份,
待樓宇建成並出售後,依股份比例攤分利潤。
文翰堅決反對,振邦感到不服。
湛恩對父子倆都極力勸說,
因文翰因急著要去北京出席投資車廠的簽約儀式,這件事就暫時被放下了

第10集
文翰注資後,文鴻開始構想車廠的改革,
一些老員工唯恐實施改革以後自己會面臨下崗,紛紛向老廠長豐收告狀。
文翰得悉後,私下以股東的身份給豐收施加壓力。
豐收誤以為是文鴻的主意,感到很生氣。
文鴻受了冤枉,文翰枉做好人。
長萍勸文翰不如尊重文鴻及振邦的決定。
秀風到國威遊說振邦當“全職炒家”,又鼓動吳志明也投資樓宇。
秉怡看不慣秀風,有意無意地作弄秀風。
振邦為此斥責秉怡,而秉怡卻用自己的經歷勸振邦跟文翰和解。
文碩與紹芬的生活仍不如意。
紹芬偶然遇到初戀情人危天行,兩人敍舊,卻被文碩誤會有染。
文碩一氣之下與芝芝再續前情。
永標花費很多精力在換地計畫書上,
卻發現文翰在仔細研讀振邦的“以地換樓”計畫,
加上清瑜請他幫振邦的忙,在文翰徵求他意見時就順水推舟贊成振邦計畫。
最終文翰決定採取振邦的建議,並與危天行達成初步協定。
而實際上,危天行卻知道,股市即將有大動盪,樓市面臨著很大的危機!

第11集
國威向銀行借貸數億元,購入另一地皮開始興建新的鋼廠,
振邦則開始負責興建豪華住宅“傲然山莊”。
天行又提出自己願意以較低價格,將“傲然山莊”的股份售予振邦。
國威董事會為謀取更大利潤,同意了此事。
1997年6月30日晚上,普天同慶。
在長路車廠的聯誼會上,
一直把倩茜當妹妹的振民把她介紹自己的上司林總,倩茜為此非常失落。
而秀風為了拿到傲然山莊的獨家代理權,盛裝前去赴振邦的約。
振邦最終同意以八折售價將“傲然山莊”的單元賣給秀風,兩人相擁。
文碩、紹芬的矛盾日益加深,紹芬發現文碩和芝芝在一起,
文碩又指責紹芬和天行不軌。
清琳聽到兩人吵架,倍感崩潰。
紹芬落魄地離家出走,最終接受了天行的收留。
由於受到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影響,
香港的樓市受到重創,“傲然山莊”也陷入危機。
振邦、志明、秉怡苦無對策,此時文翰前來通知他們,
豐力地產的蔣先生要召開緊急會議!

第12集
豐力地產決定停止“傲然山莊”專案,文翰默然接受了這一現實,
而振邦卻一時間難以接受,怒打危天行。
振邦的不成熟使文翰失望,也使秉怡懊惱。
在秉怡家庭的啟發下,振邦終於有所感悟。
而秀風為求脫身,遊說客戶購買自己手上的單元,卻被同事揭穿,被公司開除。
債臺高築的秀風精神幾乎崩潰。
國威陷入絕境,永標積極地替文翰謀求解決方案。
然而,文翰卻深知一切方案都是徒然。
國威清盤,文翰拿出私人財產來彌補員工的損失,令銀行大為讚賞。
而湛恩始終對文翰不離不棄,令文翰很受感動。
北京的長路福川車廠盈利日漸增長。
文鴻主動到香港找文翰,提議文翰乾脆全身心轉到車廠工作,
兄弟倆攜手共同發展汽車工業,實現華家先輩們的夢想。
文翰幾經考慮,決定先派振邦到北京車廠工作。
振邦為了彌補自己的失誤,磨煉自己,同意前往。

第13集
秀風破產後,求職遇到很多困難,
最終接受現實,在一家床上用品店找到了工作。
她急切希望做出業績能晉升店長,卻因為業務不精遭到顧客投訴。
公司方面決定再給她一次機會。
振邦帶著原來的助手志明和秉怡,
為到車廠工作做了大量的準備,
來到北京後卻發現豐收、振民對振邦一行並不歡迎。
文鴻力排眾議,安排振邦擔任副廠長一職,支持振邦工作。
在文鴻帶振邦一行參觀車廠時,
振邦隱約發現車廠管理鬆懈、人浮於事、效率低下的問題。
振邦心中放不下秀風,幾番去信,卻杳無回音。
而文翰在銀行的幫助下,開始做鋼材貿易,希望慢慢做大,重建國威。
倩茜對振民的情感受挫後,便有意疏遠振民。

第14集
振邦發現車廠配件積壓、倉庫管理混亂,大膽地提出“零倉儲”的設想。
此舉得到文鴻的支持,但卻遭到豐收、振民及一些工人的反對。
豐收還設法將振民安排到廠裏當銷售部經理。
最終,文鴻力排眾議,答應振邦試驗三天。
試驗當天,零配件送貨的車被堵在路上,
而約定的到貨時間快到了,生產線面臨停產。
文翰新建的華祥鋼材貿易公司是個小公司,
文翰什麼事都要親歷親為,還要親自跑單。
一次一單大生意卻讓永標代表的大公司無意中截走了。
永標十分不忍,於是辭職後到華祥去求職,
決意和文翰一起打拼,清瑜和文翰十分感動。
在加拿大清琳的畢業典禮上,文碩和紹芬不期而遇。
兩人都很衝動,一來二往,甚至把前來探望文碩的文翰也攪和了進來。
最終紹芬態度堅決,要和文碩離婚。
離婚後,紹芬終於接受了天行,而文碩在文翰的勸說下,決定重回香港。
清琳不舍父親,也同意隨父回港。

第15集
文鴻得知零倉儲試驗當天的堵車是人為製造的,並與振民有關,決定處分振民。
在豐收的建議下,文鴻同意讓振民戴罪立功,
下個月完成銷售300輛車的任務。
振民確有銷售天份,在結算的最後一天圓滿完成任務。
振邦也通過這次堵車完善了自己的零倉儲計畫。
改革的下一步是推行電腦化管理,李倩茜被選參加電腦班培訓。
她十分用功,常去找秉怡、振邦請教。
振民誤解了倩茜與振邦的關係,非常緊張。
韋倫的妻子寶慧回到香港,要和韋倫複合。
清瑜得知韋倫竟然有妻子,深感受傷。
韋倫極力解釋,並答應儘快與早已分開的妻子離婚,兩人又和好如初。
文碩和清琳回到香港後,暫時住在文翰家,文碩在一家會所找到了工作。
清琳在一家傳媒公司得到職位,
但當她知道是紹芬在背後找人幫忙的結果,自尊心受打擊,斷然拒絕了這份工作。

第16集
秉怡告訴倩茜,振民的緊張說明他已經對倩茜產生感情。
倩茜也反過來說秉怡那麼緊張振邦,是否是愛上振邦,秉怡連忙否認。
振邦向文鴻建議,從工廠長遠穩定發展出發,應多爭取一些長期的大額訂單。
振邦回到香港,從父親那聽說了秀風的下落。
在文碩的鼓勵下,振邦前去床上用品店找秀風。
而秀風則只把他當顧客,讓他買了一大堆床上用品。
寶慧的楚楚可憐讓韋倫心軟,兩人又恢復了關係。
清瑜知道後十分傷心,文翰開導她,
相信她一定能找個更好的丈夫,共同走完一生。
湛恩終於知道文翰和長萍是舊戀人,對文翰的有意隱瞞非常不滿。
文翰解釋此事已經過去了很久,而且保證自己來港結婚後再沒有和長萍來往過。
文碩為報復危天行,在危天行的重建區域中買下一套舊房,並堅持不簽約賣房。
紹芬知道後前去勸說文碩。
危天行知道紹芬幫助自己,十分高興,
竟同意了文碩開出的天價,以五千萬買下了舊房。

第17集
振邦回京後,發郵件向秀風表達愛意,
並給秀風送了一束自己紮的紙幣花,秀風十分感動。
秉怡知道倩茜喜歡振民後,向她傳授了一套“欲擒故縱”的方法,振民果然中計。
為了應對汽車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
文鴻打算推行二十四小時輪班制,但仍顧慮會遭到工人的反對。
危天行二十年前被人誤認作哥哥令泰,
遭到綁架,令泰卻置之不理,天行一直記恨在心。
如今他派人演了一場綁架令泰的戲,自己再救出令泰,以此報復。
不料令泰一席話,天行才知道二十年前的宿怨其實是一場誤會。
但天行還是拒絕承認人與人之間的親情和感情,這令紹芬感到可怕。
紹良回香港後不久遭歹徒綁架,紹芬誤以為是天行所為。
不料不久紹良安然回家,原來天行不僅幫紹良還債,還把他救了出來。
紹芬感激天行,發誓一輩子不離開他。
天行準備進軍大陸汽車工業。
他把長路福川車廠作為合資的目標,
因此向振民訂車一萬輛,要求一個月後交貨。
天行的算盤是,如車廠能完成,說明車廠的素質好,可投資合作;
如車廠完不成,則能令他們損失巨額的違約金。
這筆訂單的接與不接在車廠引起了軒然大波:
按車廠的設計產能,如果再實行24小時輪班制,是可以完成的;
但現在實際每月三四千輛的產量又令振邦實在沒信心。

第18集
文鴻讓秉怡志明帶振邦去溫泉酒店放鬆,
而這正是振邦原先計畫建溫泉酒店的地方。
振邦這才醒悟到,自己現在缺的是信心和銳氣,
於是便果斷和危天行簽下訂單。
不料此舉又招致豐收、振民和一些工人的不滿。
在會議上,兩派爭論不休,文鴻心臟病發作住院。
文鴻讓人分別送給振邦和振民一個京劇白臉臉譜、一個紅臉畫具。
振邦和振民終於明白文鴻苦心。
在文鴻的示意下,兩人合作,終於在工廠成功推行了二十四小時輪班制。
一萬台的訂單有了保障,企業改革也向前進了一大步。
由於紹芬傳小話和文碩無意中的一句話,
使長萍和文翰的“關係”在湛恩心中投下的陰影。
當她得知這次文翰是和長萍一塊兒去北京時,她決心要捍衛自己的家庭。
韋倫終於決定放棄清瑜,和寶慧一起去美國,清瑜難以接受。
當她得知是永標逼韋倫做出選擇時,又把怒氣發洩到永標身上。

第19集
車廠順利推行了24小時輪班制,生產率提高了,各項改革也在推進。
眼看振邦、振民的進步和成熟,文翰和文鴻感到很欣慰。
振邦和振民的關係也日漸融洽。
在秉怡的幫助下,振民和倩茜的關係有了突破。
秉怡因見秀風來京後,振邦在工作中有點分心,
加上她對秀風本來就有看法,就找到秀風,要她別黏著振邦。
秀風反譏秉怡暗戀振邦。
秀風要和振邦一刀兩斷,認為兩人以前在一起的基礎是錢。
而振邦僅用40元就使兩人快快樂樂地過了一天,
以此證明錢少也可以使相愛的人幸福。
紹芬怨恨文翰,為了證明他與長萍有染,
她把私家偵探偷拍的文翰和長萍在北京的照片給湛恩看,
湛恩終於崩潰了,她決心和文翰離婚。
其實文翰一直在竭力撮合長萍和文鴻的婚姻。
長萍要繞道香港去加拿大,文鴻把想說的話又咽下了。

第20集
文翰回到香港,湛恩感受到丈夫的關懷和體貼,
為了這個家和30年來的夫妻情份,她決定不再攤牌了。
長萍到文翰家做客,談到要去加拿大賣住宅,
然後回香港,這又使湛恩起了疑心。
在紹芬的挑唆下,她決定隨長萍一起去加拿大,勸長萍對文翰放手。
北京車廠終於如期完成一萬兩的生產任務,全廠歡慶。
但危天行指出,車廠規模小,品種單一,前途堪憂。
文鴻表示車廠正在研發自主品牌,危天行不屑一顧。
湛恩和長萍到加拿大當天,就消除了誤會。
湛恩戳穿了紹芬偽造文翰的假遺囑來挑撥自己和文翰離婚。
不料第二天早晨,鄰居的狗在長萍家後院刨出了一具男屍。
警方查出屍體正是七年前失蹤的長萍的丈夫榮喬生。
在屍體旁的刀把上有長萍的指紋,
警方還認為長萍有殺人的動機,證據都對長萍十分不利。
警方拘押了長萍,
文翰、秀風和振邦聞訊立即前往加拿大,文鴻卻因簽證問題耽誤了。

第21集
律師認為一切證據都對長萍不利,
建議長萍認罪,以有罪辯護,爭取減刑。
文翰等人認為長萍不可能殺人,
豈料連換數個律師,都認為無罪辯護幾無勝算。
此時有鄰居提供資訊,案發當天,周圍曾有連環入室盜竊發生。
警方證實確有其事,竊賊叫阮耀威,被捕後棄保潛逃。
文翰判斷,有可能此竊賊入室盜竊,
被榮喬生發現而殺人,因此懸紅100萬緝拿此賊。
不料此賊竟主動找到文翰,稱自己不是殺人兇犯,曾目睹當日長萍殺夫,
但自己現已身患絕症,願自首頂罪,以求為家人留下100萬。
文翰聞言,驚愕不已,向心理醫生求證。
醫生解釋驚恐過度可能造成局部失憶。
思考再三,文翰決定和阮耀威做這筆交易。
湛恩知道後,為了阻止文翰知法犯法,
把文翰鎖在家中,去找長萍說明一切真相,求長萍認罪。
當晚,長萍終於回憶起自己自衛殺人的過程。
其間文鴻也已趕到加拿大。

第22集
長萍回憶起事實真相後,在獄中割腕自殺。
秀風一行帶著長萍的骨灰回北京安葬。
為安慰秀風,振邦整天陪伴在秀風左右。
文鴻認為文翰擅自找罪犯頂罪導致了長萍自殺,兄弟倆又產生了隔閡。
文翰方面卻認為長萍之死湛恩難辭其咎。
湛恩雖然內疚,但認為自己也是出於無奈。
最後三人相約,以後再不向他人提起此事。
回到香港後,振邦擔心秀風傷心,把長萍的遺物全部鎖在一個屋子裏,
相約將來秀風情緒穩定後再一起打開整理。
文翰不能原諒湛恩,兩人冷戰,湛恩回大澳暫住。
紹芬得知清琳在一家雜誌社做見習記者。
一次清琳在採訪陪酒女時遇到困難,
紹芬挺身相助,使清琳順利完成任務。
清琳不無感動,母女關係緩和,但清琳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危天行。

第23集
秀風情緒日漸穩定,便回公司上班,振邦也回北京車廠。
文碩成為高爾夫球會所的推銷員,偶遇危天行,遭到對方的奚落。
文碩和清琳上街時,遇到一位在著名雜誌社當記者的女友,
便順水推舟把女兒推薦給雜誌社。
清琳成了雜誌社的記者,
開始採訪街頭的神秘“車神”,卻始終無緣見到廬山真面目。
這時她認識了一個樂觀、純樸、善良的小夥子介強。
其實介強就是“車神”,只是當時清琳不知道。
介強是永標的父親令泰的私生子,生母已死,
多年來一直在令泰的好友黃祥的修車行內。
現在黃祥要移民,令泰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告訴永標。
永標很喜歡介強,建議父親先瞞著母親,只招介強進自己的車行做夥計。
清琳再次夜訪車神未果,自己卻因車禍受了輕傷。
在醫院門口,文碩和天行又冤家路窄碰到,文碩再次遭到羞辱。
此時紹良勸說文碩和自己一起成立網路公司,再借殼上市,掙大錢。
文碩為了在紹芬面前挽回面子,壓過危天行,欣然同意。

第24集
北京的車廠終於拿到了汽車生產目錄,
這意味著車廠可以生產自主品牌的轎車。
但是董事會卻不同意,
並叫停自主知識產權的發動機研發,準備和一家美資公司合資。
文鴻心有不甘。
清瑜為了韋倫的事,主動向永標道歉,兩人終於和好了。
介強是令泰私生子的秘密讓泰嫂無意中發現了,她拒絕接受介強。
令泰又氣又急,一時病發住院。
原來令泰是肝衰竭,要肝臟移植,而永標和泰嫂的肝臟均不合適。
令泰和泰嫂吵架時,介強在門外都聽到了,
他內心鬱悶,便開著清琳送來修的車出去狂飆。
清琳正好在車神經常出沒的清水灣蹲守,
雖然沒有拍到照片,但一看之下竟然是自己的車,
便明白了車行傻乎乎的夥計就是車神。
清琳終於採訪到介強,並瞭解了他的身世。
這時介強知道令泰住院,立即趕去醫院。
介強的血型剛好與令泰相配,便毅然捐出了自己部分的肝。
手術成功,介強的善良打動了泰嫂和清琳。

第25集
令泰、介強痊癒出院,泰嫂接納了介強,一家四口和睦地生活在一起。
介強和清琳分別勸永標和清瑜主動追求對方,
使清瑜和永標都放下心結,兩人關係進展很快。
車廠的莆董和周總叫停自主研發,決意和美國希登汽車集團合資。
文翰到北京也無法說服莆董,只能接受現實。
振邦建議父親撤資,自己建車廠,開發自主品牌。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是異想天開,文翰也認為,根本沒有所需資金和技術。
永標擔心振邦的設想又會搞垮華祥,
便答應天行的要求,幫助促成長路和希登的合作。
原來希登的幕後老闆竟是危天行。
文碩無意中發現永標在危天行的車中,不禁起了疑心。
文翰既然無法阻止合資,便希望合資後,
車廠能繼續自主品牌汽車的研發,以完成華家祖先和文鴻及中國人的汽車夢。

第26集
文翰和振邦在永標的陪同下前去美國考察希登車廠,
希登車廠在危天行的授意下,先答應保留研發部。
但文翰對希登的誠意表示懷疑。
當文翰發現希登後面的大股東是危天行時,
什麼都明白了,他拒絕合作,並決定退出長路車廠。
同時文鴻也拒絕了繼續留任廠長。
文翰、文鴻決定自己建車廠,振邦、振民、秉怡、志明、倩茜都表示支持。
他們決定收或並購一家內地有生產目錄的車廠,
研發自主品牌轎車,完成中國人及華家祖先的汽車夢。
唯有資金尚有五千萬的缺口,文碩痛快地答應幫助。
在希登事件中,文翰覺得被永標出賣了,
而永標堅持認為自己是為了長路車廠和華祥的利益。
兩人最終分道揚鑣。
文碩的科網股成為股市明星,因而有雜誌社前來採訪。
文碩在採訪中表示自己最大的遺憾是沒有珍惜以前的太太紹芬,
並承認是紹芬給了他成功的動力。

第27集
永標離開華祥後,試圖自己做生意,
不料血本無歸,和文翰之間的誤會卻越來越深。
走投無路之下,永標投靠了天行,
在天行的一個小投資公司工作,天行則隱藏在幕後。
永標急於證明自己,拿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患難之中,清瑜接受了永標的愛情。
雜誌社隨後採訪紹芬,紹芬維護文碩的隱私,讓天行心中不快。
文碩只要和天行相遇,兩人就鬥氣。
天行惱怒,發誓要搞垮文碩這個暴發戶。
美國科技概念股連連下跌,天行收買了紹良,又有永標配合,
使得文碩一誤再誤,無限科網的資產嚴重縮水。
為了能拿出五千萬資助文翰,文碩處於兩難中。
文翰卻反過來安慰文碩,
要他不要擔心建車廠的資金,只要在意打理自己的生意。

第28集
危天行讓永標出面虛擬了一個朋友,
表示要用一億五的高價收購無限科研30%的股份,
以此拖住文碩,使文碩在股市大跌時難以果斷出手。
又加上紹良在內部配合天行,
雖然紹芬用盡自己的私房錢托市,也是杯水車薪,難以扭轉乾坤。
其間,永標為消除文碩的戒心,還以清瑜男友的身份去了文翰的家。
文翰雖沒有反對女兒和永標在一起,但心底對永標還是不放心。
秀風利用秉怡的生日,向振邦證明秉怡暗戀他,希望他能處理好。
秉怡卻因為暴露了心事而尷尬萬分。
科網股暴跌,加上天行的落井下石,無限科研終於崩盤,資不抵債。
一枕黃粱夢,文碩不堪打擊,給清琳打電話訣別,
清琳卻因忙於工作,沒聽清就掛了電話。
文碩在遊艇上關閉門窗,點燃炭火,打算自盡。

第29集
紹芬聽到文碩訣別的電話留言,馬上通知文翰,文碩可能會出事。
大家四處尋找文碩,沒有結果。
紹芬想起以前文碩說過希望自己死在遊艇上,
立即趕到碼頭,此時文碩已經奄奄一息。
紹芬救出文碩後,電話招來了文翰一家,自己悄然離去。
文碩在文翰和清琳的真情鼓勵下,決心珍惜生命。
紹芬得知文碩的慘劇是天行一手造成的之後,毅然離開了他。
這件事情使清瑜也不再信任永標,提出分手。
文翰為了替文碩償還債務,決定擱置自建車廠的事。
不料銀行方面因文翰向來有信譽,主動提出讓文翰重組債務,
再次貸款給文翰建廠,也使文翰能盈利還貸還債。
大家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文碩決定重新踏實重新做人,和文翰他們一起籌建車廠。
文碩很感激紹芬救了自己,
紹芬雖然對文碩餘情未了,但仍對他的為人缺乏信心。

第30集
紹芬從和文碩、天行的相處中總結出做人要靠自己,決心自力更生。
紹良要拿回天行答應給自己的補償,但天行堅持要紹芬前去拿支票。
紹芬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斷然拒絕,天行便當著紹良的面撕了支票。
永標得到天行的賞識,成為北京長路希登車廠的首席執行官。
文翰他們則成功收購了一家車廠,
新車廠很快成立並要推出一款自主品牌的新車。
清瑜和文翰、振邦在北京辛苦奔波時遇到了永標,
終於招架不住他的猛烈進攻,兩人又走到了一起,只是暫時還瞞著所有人。
振邦和秀風也在拉斯維加斯結了婚,並且開始籌備婚宴。
眾人前去長萍的墓地祭拜,告慰她的在天之靈。
在墓地,湛恩和文翰說起長萍的死和自己的魯莽有關而內疚,
不料這段話卻被秀風聽到。

創作者介紹

小肚子's Blog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