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翻雨覆雲 分集劇情介紹1-40 (THE END)

第一集
黑衣人突襲四大聖僧,要搶奪封印了百年的覆雨劍,
怒蛟幫幫主浪翻雲出手阻止,並推測蒙古第一勇士龐班已重出江湖。
聖僧等在樹林裡遇見燕王府侍從韓柏,囑咐韓柏將劍收藏後便隨即死去。
孤兒風行烈對剛認識的靳冰雲一往情深;
靳冰雲送香囊給風行烈,讓他戴著隨身的玉佩。
慈航靜齋弟子秦夢瑤奉師傅言靜庵之命,
下山尋找失蹤多時之師姐靳冰雲;秦夢瑤在樹林裡遇上風行烈。
秦夢瑤與風行烈在魔師山見靳冰雲被綁,
風行烈衝上前,為靳冰雲擋了龐班一箭。
浪翻雲見韓柏得劍,要開賞劍大會。
靳冰雲在市集遇見韓柏,主動結識他。
龐班現身賞劍大會,
又派手下裏赤媚突擊燕王府武器庫意圖搶劍,最終無功而回。
風行烈將韓柏打昏過去,把劍偷了讓靳冰雲觀賞,
豈料靳冰雲竟是龐班派來的內應。

第二集
覆雨劍劍氣被封印,龐班命靳冰雲運功解印不果。
龐班要靳冰雲把劍帶回給風行烈,然後安排裏赤媚將劍搶走。
風行烈要帶靳冰雲見師傅請其為二人證婚,
途中聽聞韓柏為失劍一事將被處斬,即趕往相救。
風行烈劫獄帶韓柏走,與靳冰雲會合後取劍歸還韓柏之際,
尊信門掌門赤尊信出現搶劍。
靳冰雲以飛鴿傳書的方式與龐班通信之際,秦夢瑤突然出現,
靳冰雲騙秦夢瑤她所作的一切只為助言靜庵取劍。
韓柏跟風行烈上路,要到尊信門把劍取回,途中遇賊人搶劫,
幸得大將軍虛若無之女虛夜月相救。
虛夜月硬要與韓柏一同往尊信門,韓柏無奈答應。
龐班為了得到劍而斷赤尊信之經脈,惟最終亦徒勞無功。
虛夜月答應為風行烈、韓柏向燕王解釋,
撤銷二人的通緝令,風行烈告別虛夜月後上路。
韓柏與虛夜月在路上見赤尊信重傷垂危,即餵其吃續命丹。

第三集
朱元璋皇帝欲收買浪翻雲,浪翻雲拒絕後離去,朱元璋氣憤。
大將軍虛若無勸浪翻雲要小心小人。
浪翻雲得知赤尊信遇害,趕往尊信門,在那兒遇見秦夢瑤,
秦夢瑤估計龐班還未得到劍。
風行烈帶靳冰雲見師傅厲若海,厲若海聽靳冰雲彈琴後,
要風行烈與她斷絕來往,厲若海欲殺靳冰雲,
風行烈捨命相救,遭厲若海逐出師門。
風行烈發誓永不離棄靳冰雲,二人成親。
風行烈一覺醒來發現靳冰雲不見了,四處尋找。
韓柏對赤尊信不離不棄,赤尊信終被其感動。
風行烈到慈航靜齋找靳冰雲,言靜庵派秦夢瑤尾隨風行烈相助。
風行烈見靳冰雲被挾持,遂答應助龐班練「道心種魔」作為釋放靳冰雲的條件。
風行烈武功盡廢,靳冰雲一劍刺中風行烈,風行烈傷心欲絕。
秦夢瑤以心法去瞭解風行烈內心的感覺,得悉靳冰雲的惡行後險些走火入魔。

第四集
秦夢瑤擔心風行烈,一直緊隨其後,風行烈雖心灰意冷卻仍無怨無悔。
裏赤媚伏擊赤尊信等,要追查覆雨劍的下落,幸言靜庵及時出現擊退之。
赤尊信告訴浪翻雲劍仍藏於尊信門中,要浪翻雲取劍後殺龐班。
秦夢瑤欲助風行烈平靜心緒,風行烈強吻她,要她知難而退。
了無生趣的風行烈欲借秦夢瑤之手了斷自己,不果,風行烈失聲痛哭。
浪翻雲與言靜庵到尊信門取劍,赫見龐班出現,
三人大打出手,最後卻發現劍早已不知所終。
赤尊信聞龐班借風行烈練成魔功,心有決定。
赤尊信要韓柏代其將一木偶交給廿年不見的妻子白秀秀賠罪,
並將四十年功力傳予韓柏;赤尊信將功力全傳給韓柏後便死去。
秦夢瑤助風行烈以心法鎮定心神,秦夢瑤在二人閒談間提起靳冰雲,
風行烈堅信靳冰雲必定有其苦衷。
靳冰雲為龐班預備酒菜示愛,惜龐班表現冷淡,
並說早已為靳冰雲安排了婚事。

第五集
秦夢瑤往魔師山質問靳冰雲為何變節,
秦夢瑤正要以覆雨劍要脅靳冰雲離去之際,
龐班出現阻止,靳冰雲喜見龐班緊張自己。
韓柏難抵體內龐班大內力,風行烈欲上前幫助卻被他打暈。
韓柏醒來後決定要找高人協助將功力傳給風行烈。
浪翻雲接龐班戰書,決定以翻雲刀會龐班。
韓柏求浪翻雲、言靜庵相助,浪翻雲指韓柏不懂武功,勉強傳功只會危害性命。
韓柏、風行烈傳功之際,二人內血相衝,
風行烈惟有自毀經脈免連累韓柏,浪翻雲因此認定風行烈並非壞人。
秦夢瑤在巿集聽到由神偷範良極假扮之說書人提起覆雨劍,
跟蹤他至樹林後卻失去其蹤影。
風行烈把琴修理好後請韓柏送給厲若海,
韓柏忍不住告訴厲若海風行烈的慘況。
秦夢瑤從一老伯處得知範良極偷去覆雨劍,
及後又在一房子內發現範良極之畫像。

第6集
秦夢瑤使計令範良極表露身份,範良極拒絕交出覆雨劍,二人大打出手。
言靜庵出現勸範良極將劍交出,由言靜庵代為保管。
秦夢瑤假扮說書人讚揚範良極,二人結成好友。
風行烈見明室押解蒙古丁奴的情景,若有所思。
虛若無見虛夜月乖巧,答應讓她留在燕王府。
浪翻雲釀酒送給龐班,並相約其三個月後決戰。
龐班知浪翻雲專心練功,無暇理會江湖事,便乘機擺設江湖宴。

燕王擔心朱元璋硬要開採鐵礦,會弄至官逼民反。
韓柏不懂控制內力,誤傷官兵,虛若無命人將他綁起,
有官兵被殺,虛若無決定以重典懲治殺人者。
風行烈與韓柏商量找燕王幫助丁奴;風行烈劫礦場,
帶走一對丁奴爺孫向燕王求情,燕王雖體恤丁奴,
但卻拒絕免去所有丁奴的罪名。

第7集
燕王假裝被風行烈挾持,逼虛若無釋放全部丁奴,風行烈感動。
虛若無提出將虛夜月許配給燕王,燕王擔心虛夜月是否心甘情願。
虛夜月表示不欲勉強成親,韓柏、風行烈鼓勵她向燕王坦白。
韓柏與虛夜月飲酒至天亮,虛若無尋至,
醉醺醺的韓柏向虛若無說出虛夜月的心話,虛若無大怒,摑了韓柏一記耳光。
虛夜月要求延遲婚事一年,燕王體諒答應。
厲若海得悉燕王釋放丁奴,震怒。

原來厲若海弟是被蒙古人害死的,故與蒙古人誓不兩立。
風行烈欲向厲若海坦白自己是蒙古人的身份,
未料厲若海卻先質問風行烈是否蒙古人;
厲若海要廢風行烈武功,秦夢瑤、韓柏等合力阻止。
秦夢瑤懷疑有人挑撥厲若海和風行烈師徒的感情,
與韓柏往查問厲若海,驚悉告密者竟是靳冰雲。

第8集
風行烈被厲若海打傷,但秦夢瑤卻覺得另有內情,
但無奈線索太少不能求證,唯有將心思放在英雄大會上。
另一邊廂的龐班,亦對陰謀得逞而暗喜,
在趕赴英雄大會前,召集蒙古門徒,舉行誓師大會,而定重建元朝的決心。
浪翻雲前去找厲若海,二人互相過招後互道別情,
厲若海指出浪翻雲武功不進反退,無力對付龐班,令浪翻雲有感於心。
心事重重的浪翻雲在回程中,巧遇酒莊主人谷姿仙,
令他憶起與亡妻的種種,令浪翻雲重拾翻雲刀法的靈感。

韓柏在範良極教導下,開始掌握內力運用;
但英雄大會之期在即,秦夢瑤偕範良極出發,
剩下的風行烈及韓柏私下決定於路上伏擊龐班,
但終因風行烈內傷未愈而失敗告終。

在英雄大會上,厲若海出現挑戰龐班;
但惜龐班始終技高一籌,厲若海被擊倒身受重傷;
此時,風行烈等人趕至,厲若海終因傷重而望著徒兒含恨而終,
風行烈確信師傅至死亦不肯原諒他,令他悲憤莫名之餘,更感沮喪萬分。

第九集
龐班指秦夢瑤對風行烈很重要,
靳冰雲卻認為秦夢瑤尚未能取代她在風行烈心中的位置。
風行烈到酒鋪向秦夢瑤道歉,秦夢瑤感欣慰。
秦夢瑤知道風行烈仍十分掛念靳冰雲,失落。
範良極指雙修夫人或可助風行烈恢復功力,請秦夢瑤陪風行烈前往。
裏赤媚為了讓入雲觀歸順而大開殺戒,範良極幪著面將心上人雲清救出。
韓柏遭裏赤媚殺死,虛夜月與範良極將韓柏埋葬期間,韓柏卻突然復活過來。
範良極指韓柏必須三生三死才能將赤尊信四十年的功力融會貫通。
浪翻雲練刀時遇見秦夢瑤和風行烈,帶二人往酒寮品嘗靈犀酒。
風行烈、秦夢瑤所救的傷腳村婦人原來正是雙修夫人。
風行烈得知秦夢瑤吃下雙修果,找到她時駭見她面容盡毀。

第十集
風行烈求雙修夫人救秦夢瑤,
雙修夫人指此乃秦夢瑤對風行烈一廂情願而應得的苦果,更把風行烈趕走。
谷姿仙帶浪翻雲為風行烈、秦夢瑤之事找雙修夫人,
浪翻雲勸雙修夫人應放下前塵往事。
雙修夫人指風行烈、秦夢瑤要行夫妻之禮修練雙修大法才可解毒,
風行烈更可藉此來恢復功力,二人猶豫。
範良極要餵韓柏喝毒酒以讓其死而復生且增強功力,
虛夜月覺其無稽,拉韓柏離開。
魔師宮勾結海沙幫,不擇手段逼武林各派降服,勢力日大;
範良極主張潛入魔師宮偷回各派的聖物。
裏赤媚跟蹤韓柏、虛夜月至樹林,欲再下毒手之際,範良極及時趕至救走二人。
韓柏、虛夜月取笑範良極送回聖物予雲清之情景;
範良極警告韓柏小心龐班不會放過他。
秦夢瑤體內毒素盡除;風行烈功力亦更勝從前。
風行烈練功之際,聽到龐班之笛聲,頭痛欲裂。

第十一集
秦夢瑤以內功為風行烈平定心神,突然見靳冰雲被裏赤媚追殺,受傷暈倒。
靳冰雲謊稱因受制於龐班才傷害風行烈,風行烈深信不疑。
秦夢瑤指靳冰雲並非真心愛風行烈,但仍祝福二人。
韓柏、虛夜月喬裝乞丐避人耳目;範良極帶二人返客棧。
虛夜月懷疑遭範良極作弄,使計揭破之。
高麗大使遭神秘刺客殺死,燕王率眾趕至。
範良極提議由韓柏假扮大使以引出真凶,燕王贊成。
錦衣衛統領楞嚴設宴招待大使,韓柏認出楞嚴正是刺客。
靳冰雲表明深愛風行烈,秦夢瑤卻質疑她只愛龐班。
靳冰雲表示不介意風行烈選擇秦夢瑤,風行烈緊擁靳冰雲。
燕王不信楞嚴是兇手,範良極等找尋證據。
韓柏為燕王擋了刺客一掌,死去,範良極卻叫大家不用擔心。
風行烈再夢到殺戮的景象,驚見自己的玉佩竟與夢中見到的標誌一樣。

第十二集
秦夢瑤見風行烈近日心緒不寧,並發現其房內香爐有異。
秦夢瑤對風行烈指出靳冰雲每晚燃點的是迷香,靳冰雲亦只愛龐班。
風行烈問靳冰雲,靳冰雲指自己要借五石散來麻醉自己。
靳冰雲要風行烈一同離開往避世,秦夢瑤擔心靳冰雲會加害風行烈。
韓柏欲淹死自己,歌妓白芳華為赤尊信所雕刻的木偶上門找韓柏;
範良極指白芳華目標其實是燕王。
韓柏被白芳華擄走,原來白芳華正是赤尊信失散的妻子,
白芳華想起當年的情況,怒極之下一掌將韓柏打死;
白芳華將韓柏的屍體帶走。
風行烈將笛交予靳冰雲,請其轉交龐班。
龐班帶風行烈至一蒙古包前,要喚醒風行烈失去的記憶。
原來風行烈是蒙古皇子,當年朱元璋趕盡殺絕,風行烈幸得浪翻雲出手相救,
但朱元璋卻下令將所有跟風行烈同齡的兒童殺死。

第十三集
龐班指風行烈已恢復記憶,應重拾皇者的身分,不應再逃避。
白芳華要燒韓柏的屍體,虛夜月趕至,要白芳華將火弄熄,期間韓柏突然復活。
白芳華赫見韓柏變成赤尊信,韓柏並請白芳華不要再恨他,
白芳華情不自禁要吻韓柏,虛夜月立即將二人拉開。
八大部族之一的哈赤族,其族長指風行烈當年離棄族人,
拒絕複國,且到中原拜師學藝,固不願歸順於風行烈。
龐班雖後悔當年將風行烈托孤給厲若海,但仍耐心等候他完全恢復記憶。
風行烈為表愛國之心,誓要取回忽必烈的骸骨,龐班支持。
虛若無發現高麗大使乃韓柏所扮,
擔心燕王會被連累,韓柏表示願意承擔所有罪名。
楞嚴向朱元璋揭發韓柏假扮大使一事,朱元璋大怒,
同時卻對身懷絕技的韓柏之身分感到好奇。
龐班帶風行烈返巢穴,裏赤媚見風行烈,愕然。

第十四集
楞嚴與丞相胡維庸談及燕王與朱元璋之關係,
胡維庸指朱元璋所為乃要給燕王一個下馬威。
韓柏功力大增,卻擔心會因承擔罪名而不能為赤尊信報仇。
虛若無派侍從哼、哈監視韓柏,虛夜月氣憤,韓柏卻不介意。
範良極帶走韓柏,虛若無發現韓柏失蹤,大驚。
燕王要前往面聖解釋之際,韓柏及時趕返。
朱元璋要斬風行烈、韓柏,韓柏將所有罪名一力承擔,
朱元璋竟赦免二人罪行,又封韓柏為駐國大使。
風行烈告別韓柏,臨行前提醒韓柏一切要小心。
風行烈與龐班等商量,要找出朱元璋之弱點。
韓柏買下大堆春宮圖,虛夜月發現後大罵他。
朱元璋召韓柏進宮下棋,以試探其與燕王之關係。
朱元璋長孫炆要設宴招待燕王;席上,朱元璋要與燕王和炆以對聯比試文采。

第十五集
朱元璋命韓柏在燕王與炆中選出誰的文采較出色,
韓柏支吾以對後,朱元璋即賜酒予燕王。
範良極笑指韓柏不明宮中爾虞我詐的情況,同時替燕王的禍福擔心。
燕王欣賞風行烈觀察力強,風行烈勸燕王應努力修補與朱元璋關係。
秦夢瑤向言靜庵坦白喜歡風行烈,言靜庵說她不會干預二人,
言靜庵囑秦夢瑤送信給朱元璋。
秦夢瑤指朱元璋強裝不擔心龐班的威脅,朱元璋驚訝秦夢瑤觀察入微。
秦夢瑤在市集遇風行烈,風行烈坦言與靳冰雲已劃清界線。
龐班擔心秦夢瑤會誤風行烈大事,風行烈自信可情義兩存。
朱元璋召韓柏入宮,韓柏誘朱元璋跟他同往市集,
朱元璋雖動心但最後仍婉拒之。
風行烈、秦夢瑤與韓柏等遊山玩水,期間風行烈向秦夢瑤表白。
龐班安排風行烈與靳冰雲見面,靳冰雲終坦白自己鍾情的是龐班,
並道出五年前假扮蒙古人內應待在龐班身旁一事。

第十六集
龐班要閉關練功,叮囑裏赤媚代其把關;靳冰雲將一切聽在耳裏。
靳冰雲偷襲龐班,龐班受傷,但卻制止手下捉拿靳冰雲。
靳冰雲跟蹤龐班,希望伺機再突襲他。
靳冰雲多番猶豫卻始終未有出手,龐班勸她應親自找尋真相再下決定。
時一群中原人士出現要殺龐班和靳冰雲,靳冰雲混亂間誤傷龐班。
靳冰雲有感與龐班多次經歷生死,決定助龐班復國。

第十七集
韓柏與風行烈說起朱元璋之事,風行烈建議韓柏為朱元璋祈福。
秦夢瑤與風行烈提起歌謠之事,秦夢瑤不值朱元璋的所為。
韓柏到廟中上香之際被捉拿,原是朱元璋設計試探他。
韓柏氣憤,指不信任別人是朱元璋的致命傷,朱元璋大怒,要處罰他。
魔師宮送棺木給朱元璋,朱元璋大怒,即時召集群臣商討對策。
燕王與虛若無談到朱元璋之反應,指朱元璋實為心魔所累。

第十八集
風行烈統一八大部族,龐班指他們此刻最大的敵人是浪翻雲,
他要閉關為稍後一戰作準備。
靳冰雲指秦夢瑤為人理智,預料風行烈可能會面對情義兩難全的局面。
虛若無代傳朱元璋令召韓柏入宮,韓柏堅拒不果。
朱元璋召禦醫為韓柏診視傷勢,
韓柏向朱元璋坦言身懷四十年功力,傷勢早已痊癒;
朱元璋要韓柏與御前侍衛比試功夫,認為他是難得的人才。

第十九集
龐班、浪翻雲兩敗俱傷;朱元璋請言靜庵應乘機打擊魔師宮。
秦夢瑤不明言靜庵何以一直支持朱元璋,言靜庵指世上並沒有完人。
裏赤媚指朱元璋或會乘機狙擊魔師宮,龐班認為此舉正中其下懷。
範良極被雲清誤會他遭掌摑,決定主動追求。
雲清與秦夢瑤在路上見魔宮中人,分頭追趕之,
卻原來一切是範良極為討雲清歡心而作的刻意安排。

第二十集
燕王設宴款待各派中人。
席上,眾人讚揚韓柏消滅龐班,立下大功,
虛若無卻認為韓柏浪得虛名,韓柏不忿,與他生齟齬。
炆欲招攬韓柏,他以為韓柏生性風流,遂安排多名歌妓招待他。
範良極指虛夜月、韓柏已互生情愫,韓柏深夜往找虛夜月解釋,
虛若無撞見,與他起衝突,韓柏怒氣衝衝,與範良極離去。
虛若無要虛夜月與韓柏保持距離,
燕王指虛若無趕走韓柏,將難以向朱元璋交代。

第二十一集
韓柏以朱元璋經常召見他為藉口,要搬回將軍府,虛若無無奈答應。
朱元璋要燕王向浪翻雲招安,燕王感為難。
浪翻雲深知招安乃朱元璋主意,
於是入宮表明不會臣服於朱元璋,朱元璋怒不可遏。
朱元璋派燕王與虛若無出兵剿滅怒蛟幫,二人雖不願卻仍要前往。
虛夜月與韓柏感情與日俱增,虛夜月要韓柏為了二人的將來而籠絡虛若無。
韓柏刻意奉承虛若無,卻因虛若無即將要攻打怒蛟幫而與他再生齟齬。

第二十二集
燕王召集眾大臣安排對策,並暫時將朱元璋被擄一事隱瞞。
韓柏直覺浪翻雲要帶朱元璋到鳳陽,要求風行烈與他一同尋找,
風行烈與龐班計畫兵分兩路,中途截擊刺殺朱元璋。
胡維庸指朱元璋失蹤,炆理所當然可繼承皇位,
炆表面責備他,然暗地裏卻試坐龍椅。
浪翻雲帶朱元璋返回鳳陽,在一村落見村民狂打一頭豬,
原來村民為朱元璋苛政受苦,遂以豬代朱元璋,打豬發洩。

第二十三集
韓柏聽到虛若無批評他胸無點墨,
虛夜月要他多讀點書,希望虛若無會對其改觀。
風行烈等為浪翻雲與朱元璋重修舊好而苦惱,又認為燕王將是日後大患。
秦夢瑤證實蒙古聖物早被調包,懷疑忽必烈的後裔仍然在生。
浪翻雲與範良極以口代手比武,虛夜月乘機求浪翻雲收韓柏為徒。
浪翻雲決定收風行烈和韓柏為徒,
風行烈為怕被浪翻雲識穿其皇裔身分,拒絕拜浪翻雲為師。

第二十四集
朱元璋與燕王下棋,朱元璋因而發現燕王確有不少優點。
炆擔心燕王威脅自己地位,胡維庸明言會協助他登上皇位。
秦夢瑤求風行烈陪她往大漠追查蒙古後裔的真相,
二人在路上遇見秦夢瑤已出嫁的師姐,風行烈乘機遊說秦夢瑤放棄追尋真相。
言靜庵見幪著面的靳冰雲來偷秘笈,估計龐班並未死,裝死只為另有陰謀。
虛夜月生日快到,韓柏準備為她慶祝,然而虛若無指虛夜月已跟燕王出外慶祝。

第二十五集
靳冰雲失去言靜庵蹤影,靳冰雲擔心她要前往殺龐班,
急忙相救,未料言靜庵原來一直跟在她身後。
言靜庵要殺龐班,靳冰雲死命相阻,混亂中刺中言靜庵。
言靜庵死去,靳冰雲傷心欲絕,
要求龐班准其將言靜庵遺體送返慈航靜齋。
秦夢瑤暫代掌門之職,她立誓殺龐班為言靜庵報仇。
虛若無對韓柏諸多不滿,韓柏大罵虛若無貪圖富貴。
韓柏乾爹韓天德無意中發現虛若無已故妻子的畫像,不安,
原來韓柏正是虛若無的兒子。

第二十六集
燕王與韓天德追至,指韓柏乃虛若無親子。
韓天德坦承當年當山賊之事,韓柏驚悉真相,痛駡韓天德是他的殺母仇人。
韓柏與虛夜月為二人原是兄妹感難過;
另一方面,韓柏與虛若無父子雖然相認,但二人仍儼如陌生人。
深夜,虛夜月在樹林策馬狂奔發洩,燕王擔心,尾隨其後開解之。
韓柏見燕王背著虛夜月返,不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第二十七集
燕王告訴風行烈朱元璋因為懷疑自己並非其親生子,所以對自己忽冷忽熱。
風行烈認為燕王既未能得朱元璋歡心,那炆必定可得皇位。
山賊為禍,朱元璋召集群臣商量對策。
虛若無急欲栽培韓柏,燕王勸虛若無不要太急進。
虛若無見韓柏待韓天德體貼,感到不是味兒,請韓天德離開將軍府。
韓柏為韓天德之去留與虛若無起爭執,虛若無指韓柏性格像極其母。

第二十八集
炆向朱元璋要求親自領兵對付鬼影兵團,朱元璋以炆沒有上陣經驗為由拒絕。
原來炆要出戰乃風行烈之主意,風行烈更稱炆若出戰必獲勝利。
燕王向虛夜月指虛若無領兵上陣對付鬼影兵團,風險重重,
虛夜月遂在虛若無出戰前叮囑他凡事小心。
浪翻雲勸韓柏應諒解虛若無,不應為當年事耿耿於懷。
虛若無深夜入敵軍軍營,結果全軍覆沒。
虛若無身受重傷,困在山上等待援兵。

第二十九集
燕王與炆分別領兵出戰對付鬼影兵團,
風行烈在陣中見識到燕王的才幹,認定他必定會壞其復國大事。
靳冰雲死後龐班性情大變,龐班指風行烈日後自會明白。
範良極與秦夢瑤到大漠查探蒙古皇裔之事,
秦夢瑤感應到當年朱元璋大肆殺戮是真有其事。
風行烈看到秦夢瑤從大漠帶回的蒙古龍族印記,刻意藏起隨身的玉佩。
秦夢瑤在皇宮中看見以草編織的小鳥,懷疑風行烈與炆勾結。

第三十集
秦夢瑤決定打開覆雨劍的封印以對付龐班;
燕王仍為冊封之事而耿耿於懷,虛夜月陪他散心。
韓柏拾得虛夜月的手鏈,其後見虛夜月與燕王相談甚歡,感不是味兒。
朱元璋讓浪翻雲與炆見面,要證明自己冊封之決定是正確的。
風行烈與龐班等知道炆已在他們的控制之中,
但風行烈卻為自己與秦夢瑤之關係而擔憂。
秦夢瑤利用「劍心通明」仍未能完全打開覆雨劍,範良極主動要求向入雲觀求助。

第三十一集
龐班向風行烈表示若要成為天下第一,就要取得覆雨劍,學會其中武功。
雲清見幪面人原來是範良極,帶著羞憤之心離去,範良極傷心。
範良極惆悵未能請得雲清相助之際,雲清卻突然現身。
燕王與虛夜月四處遊樂散心,燕王欲買手鏈送虛夜月,虛夜月拒絕。
燕王帶虛夜月到農莊,虛夜月決定要多留下幾天。
韓柏買蒙古油餅給風行烈,風行烈亦帶來藥酒要送給韓柏。

第三十二集
韓柏與風行烈喝茶時遇虛若無,韓柏怕虛若無責難,要起身離去,
虛若無卻大方表示不會阻止二人交往。
虛若無要韓柏與風行烈切磋武功,希望藉此觀察風行烈。
韓柏發現遺失了虛夜月的手鏈,虛若無因而明白韓柏對虛夜月用情甚深,
坦白告訴他虛夜月並非他親妹。
虛夜月與燕王十分享受農莊的生活,虛夜月終決定接受燕王的一番情意。
雲清完成任務要告辭,秦夢瑤問範良極何以不加挽留,
反被範良極指秦夢瑤應先替自己擔心。

第三十三集
韓柏為虛若無被殺悲痛不已,風行烈警告龐班不可再傷害其他人;
龐班驚訝風行烈武功又更上一層樓。
虛夜月收下燕王送的手鏈,暗示接受他的情意。
虛若無舉殯,每個人心情沉重,
韓柏在虛若無戰衣前立誓會繼承虛若無威遠大將軍之名。
韓天德將虛若無臨行前留下的書信交給浪翻雲和燕王,
二人約秦夢瑤商量,並叫秦夢瑤監察風行烈的舉動。
燕王試探炆是否風行烈的同謀,炆卻指應徹查事件。

第三十四集
風行烈重傷不治,龐班悲痛欲絕。韓柏亦為風行烈之死而憂傷,虛夜月開解之;
韓柏不敢向虛夜月坦言二人的真正關係。
龐班將全身功力輸進風行烈體內,風行烈死而復生,龐班則因此而死去。
裏赤媚等指出龐班留下遺言,表明不可勉強風行烈復國。
炆向朱元璋懺悔,說自己對風行烈身世全不知情,
朱元璋懷疑炆居心叵測,燕王代炆求情。

第三十五集
虛夜月為韓柏被罰卻又未能相助感氣餒,燕王問虛夜月是否真的想幫助韓柏。
秦夢瑤與範良極到酒莊,谷姿仙建議秦夢瑤自行釀制靈犀酒。
秦夢瑤深夜獨自喝酒,舊事一一湧上心頭。
範良極與谷姿仙翌日醒來卻不見秦夢瑤,二人尋至懸崖,發現她暈倒崖邊。
韓天德叫韓柏不應只顧報仇和兒女私情,韓柏走到浪翻雲面前懺悔。
浪翻雲帶韓柏往見朱元璋,
韓柏從朱元璋口中得知虛若無生前事蹟後終醒悟過來。

第三十六集
範良極等估計龐班擄走秦夢瑤,是為了要打開覆雨劍。
風行烈逼秦夢瑤使出「劍心通明」,秦夢瑤欲自盡,風行烈出手阻止。
朱元璋準備在壽宴中廢立炆,改立燕王為繼承人,
韓柏等告知朱元璋秦夢瑤失蹤之事,朱元璋擔心江山不保。
風行烈以迷煙令秦夢瑤打開覆雨劍,裏赤媚指秦夢瑤已沒有利用價值,
風行烈忙喝止裏赤媚,叫她不能傷害秦夢瑤。
韓柏率兵找尋秦夢瑤的下落,意外發現秦夢瑤原來被禁錮在丞相府中。

第三十七集
朱元璋喝下有毒壽酒,彌留間決立遺召廢炆另立燕王。
朱元璋中毒太深吐血身亡,燕王立誓要伐炆為朱元璋報仇。
炆盛讚風行烈料事如神,風行烈不屑炆為人冷血。
炆登基日,風行烈現出了本來面目,要炆日後向他俯首稱臣。
韓柏等商議對付炆的計策,
浪翻雲決定與秦夢瑤護送燕王返封地,並齊集其他親王起義。

第三十八集
風行烈一方面為浪翻雲之死感到惋惜,另一方面卻仍堅持要達成漢蒙大同的世界。
燕王在浪翻雲靈前立誓要推翻炆,範良極亦起程召集武林各派支持。
韓柏發現翻雲刀已失去本來光芒,卻仍強行練刀,險走火入魔,
秦夢瑤勸韓柏應盡力賜予翻雲刀新生命。
炆在朝上藉詞削韓柏兵力,並封風行烈為大都督。

第三十九集
大戰展開,雙方死傷無數,裏赤媚欲入城暗殺燕王,風行烈阻止。
風行烈見哈赤身負重傷、族人甯死亦堅持出戰,心情忐忑。
燕王不忍見戰爭殺戮,秦夢瑤指出風行烈只是為建立漢蒙世界理想而戰,
建議燕王可與風行烈議和。
秦夢瑤以使者身分邀請風行烈和談,風行烈答應赴約。
風行烈與燕王各有立場,談判破裂,大戰如箭在弦。

第四十集
風行烈與韓柏決戰,其情其景猶如當日龐班與浪翻雲一戰。
武林各派趕至支持燕王,炆擔心自己性命不保。
虛夜月責備秦夢瑤建議韓柏與風行烈決鬥,
無異于要韓柏送死,秦夢瑤深信韓柏必能取勝。
風行烈與韓柏勢均力敵,風行烈最後刻意留手,讓韓柏勝出。
風行烈撤兵,燕王攻入寢宮向炆大興問罪之師,
再逐其出宮,要其削髮為僧反省己過。(THE END)


no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